——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音乐人文地理》考察小组  

       

      间:2012111719:00-21:00

      点:新教学楼 214

    小组领导:洛 秦 教授

    小组成员:黄婉、胡斌、吴艳、张延莉

       

    文字整理:黄婉  

    图片:王田;摄像:周乐  

       

     20121117 晚,由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首席研究院洛秦教授领导的《音乐人文地理》考察小组,参加了第四期“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专家讲习班”活动,并做了主题为“文化生态视野下的云南少数民族音乐”的系列演讲。小组成员由四位青年学者,同时为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梯队研究员组成: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青年教师黄婉博士、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洛阳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副院长胡斌副教授、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吴艳博士,以及上海音乐学院学报《音乐艺术》编辑张延莉博士。  

     

    洛秦教授——田野考察的理念及影像叙事

     

     

     

    首席研究员洛 秦 教授首先介绍了此次考察的整体策划理念、考察过程和其后的研究计划。就过程而言,考察小组于20122月初前往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地区,对基诺族、傣族、哈尼族(僾尼人)、布朗族的音乐文化活动进行了田野考察。实际上,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每一年都会赴各地区进行田野考察。田野考察成果通过E-研究院推出的《音乐人文地理·心与音的对话》系列丛书推出。该丛书至今已经出版4辑,每一辑皆由特定的研究小组围绕一个专门的主题进行田野考察。已经完成和出版的有:《城市与乡村》(1)、《观察与思考——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教研基地田野纪实》(2)、《古典与流行——西方城市音乐文化的巡礼》(3)、《民族与传统——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家族自治州音乐田野考察记》(4)。此次的“文化生态视野下的云南少数民族音乐”将会在近期推出。其后,洛 秦 教授通过生动的叙事性田野镜头,让与会者“亲临”田野考察全过程。镜头中,不仅全角记录了田野中的音乐文化活动,更通过“分享”的理念,将一个个具体的人物、事件和音乐瞬间,通过学者的视角进行了诠释与再现。紧接着,四位小组成员分别汇报了四份研究成果。四项研究分别从田野现状中所涉及的政治与经济、传承与保护话题来讨论。每份研究都从不同的“微视角”解读洛秦教授与本考察小组成员一起拟定的宏观视角“文化生态”,即:“文化生态群落”、“文化生态系统”、“文化生态链”和“民族文化认同”。(如下图所示)

       

      

    “文化生态群落”视角:黄婉——传承人的基诺族特懋克大鼓调的音乐与文化分析

       

     

    第一项研究来自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青年教师黄婉博士的《挪用中饰变与创造:基诺族特懋克节(2012)的大鼓调——以文化生态群落为中心的音乐民族志写作尝试》。该研究关注以传承人为核心的“文化生态群落”(六位传承人)的微视角来解析基诺族“特懋克”的大鼓调和大鼓舞。其将“文化生态群落”按照各自维持和改变的音乐传统,划分为两个“饰变层”和“创造层”。“饰变层”根基在拥有最古老音乐的原生层,代表人物是寨子里的长老们。饰变的基因首先来自该群落内在取材困难,其次是自身成长后的音乐经验。饰变层的音乐生存空间主要是“基诺族大鼓舞传习所”。通过音乐的记谱分析(介于规约性记谱和描述性记谱之间的记谱方式),可以看出饰变层的改编手法有两种:1、由于收集整理中遇到的语言障碍等因素造成的简化,并没有加入主动创作的调整。2、在古歌的基础上主动创作的被认为是“贴近古歌传统”的改编古歌。而“创造层”文化生态群落核心人物为传承人后代和承继人构成。他们自己创作作品、指导排练,并与旅游景点的同行们共同维持着一种以基诺族流行歌舞为主体的基诺族音乐文化。创造层生态群落的创造基因来自成长后的音乐舞蹈经验。其创作的是流行歌舞文化,手法主要是借用传统之名,对“基诺族”传统元素进行高度抽象化和艺术化的革新。最后,演讲者通过“文化生态群落”的视角,看到传统及其现代性问题。并借鉴挪用概念认为:饰变与创造的群落站在各自的根基上,以其个人音乐经验,立足不同的“次级文化生态”环境,对基诺族音乐文化进行各自不同的挪用 ,透过具有符号象征意义的2012年的特懋克大鼓调和大鼓舞的结构,达致对于他们各自观念世界的表征。

     

    “文化生态系统”视角:胡斌——少数民族音乐的发展与保护

       

     

    第二项研究来自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洛阳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副院长胡斌副教授《绿色沙漠中的歌与舞——谈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下的少数民族音乐发展与保护》。该研究从“文化生态系统”的微视角关注两种生态。演讲者人与自然、社会(经济、政治)的多重关联中,对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下的少数民族音乐发展与保护问题进行了思考。演讲者认为,在其参与的西双版纳基诺、布朗、爱尼、傣族音乐考察过程中,留意到了两个问题:当地目前的自然生态在一定时期内对当地少数民族音乐传统起到了保护作用,但在长期条件下却似乎又将进一步破坏这种传统的延续;少数民族歌舞文化得到了当地“行政化”方式的重视与组织管理,同时也对多种民族音乐文化共存条件下的社会化操作方式提出了反思要求。因此,两个问题现象促使演讲者拟定结合本次考察过程中的具体现实事例,从国家在场及人与自然、社会(经济、政治)的多重关联的视角对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下的少数民族音乐发展与保护问题进行思考。其演讲分为五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一、特懋克的时间认定;二、特懋克的组织活动形式;三、行政管理视角下的“嘎洒镇第四届农民运动会文艺调演”;四、当一种绿色替代了所有绿色;五、整合性学术概念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文化生态链”视角:吴艳——聆听三代人的音乐对话

       

     

     

    第三项研究来自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青年教师吴艳博士的《通过田野“聆听”三代人的“音乐对话”——云南景洪地区音乐文化生态考察》。该研究从“文化生态链”的微视角,面对僾尼族、基诺族、布朗族的“三代人”的对话盲点、冲突和交流,考察和分析音乐文化生态的演变。演讲者首先提出,音乐文化生态是一种复杂的、多层的和动态的体系。其研究分别从三大方面进行,包括:1、“田野”中的故事;2、景洪音乐文化生态系统状态分析3、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与政府机构的合力维护。其中,就音乐文化生态系统状况分析而言,作者认为田野考察中最能感觉到的是文化主体人的音乐观念已经发生变化。整体上而言,景洪地区少数民族音乐的功能渐趋单一化,无法完成原本的生态循环,从而导致整个音乐生态的贫瘠。然而,现在的艺人们大多已脱离了原有的生态环境,更多的成为培训班的学员进行音乐传统的习得。可见,音乐创造者的习得环境变得单一化,无意识习得或文化语境中习得的传承方式逐渐缺失。在音乐文化多样性受到威胁;音乐自身存在方式与社会需求出现失衡;音乐传统与当代社会发展需要存在错位;经济效益与音乐文化内部也有着一定的冲突的同时,还存在为保护和传承民族传统文化做努力的人,在不断变化的社会变迁中是如何维护着自己的文化传统。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与政府机构的合力维护而言。作者认为培训班或者传习所都得到政府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但还存在着很多的问题。需要警醒培训班和传习所是否真正地传习了文化传统。仅仅对生态链的某一环节做出努力仍然不能真正改变生态系统运行的态势,如何基于生态链的全局互动角度去维持音乐文化生态的良性循环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民族音乐文化认同”视角:张延莉——让我听懂你的歌声

       

     

     

    第四项研究来自上海音乐学院学报《音乐艺术》编辑张延莉博士的《让我听懂你的歌声——从“民族认同”看西双版纳四个少数民族音乐生态》。该研究从“民族音乐文化融合”的微视角解读“民族音乐文化认同”问题。并认为是特定的地域文化生态塑造了特定地域民族音乐融合现象。演讲者通过叙述此次田野考察最初的“寻找多声部”到“有心寻花花不见,无心插柳偶得之”的发现许多哈尼族“古歌”改编歌曲(例如古老情歌改编曲《花恋》),以及众多广为传唱的旋律婉转多变,节奏明快,结构短小,琅琅上口的僾尼语歌曲的过程。其中,演讲者关注了一个地方音乐人张波及其创作的若干代表作《花恋》、《心的约会》、《神奇的山寨》、《山寨小夜曲》等。并通过此次田野采访,得出其歌曲之所以受到欢迎的两点原因。其一,从音乐的角度而言,张波的歌使用哈尼语演唱,演唱内容或歌颂家乡,或表现亲情、爱情、哈尼青年的个人感受。歌词贴近生活,旋律吸收了多种元素,既有民歌音调又大胆吸收借鉴流行歌曲的元素,受到年青人的欢迎。其二,从民族认同感角度而言,哈尼族在西双版纳只是众多少数民族中的一个民族,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尤其面对各方面都更具优势的傣族这样的大民族时,哈尼族人需要标识自己的民族身份,渴望族内的民族认同,也渴望区别于他民族的民族辨识。同时,由于云南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多个东南亚国家接壤,于是出现了许多跨境的少数民族,哈尼族即为其中之一,但是政治意义上的民族区划并不能隔断文化上千丝万缕的族群认同,张波的歌在境外的阿卡人中也得到了积极的反馈,张波的歌是连系族群,获得民族认同感的有效媒介。  

    结语

       

    四份研究对“文化生态”宏观视角分别从四个微观视角进行了具体的关注和论述。使得一次珍贵的田野考察,因为具有了近两个月的案头准备以及“以空间换时间”的多维立体采访、录音、录像的田野合作作业而成果丰厚。最后,就此次田野考察的策划和研究立意而言,正如洛 秦 教授所阐释的,该系列考察的价值和意义体现出音乐人类学的核心方法论:“文化中的音乐”,即通过音乐的地域特征达致对该地域社会人文的关怀。从而赋予音乐学研究中专注音响分析的方法维度以一个社会文化的多维视角,从而使得音乐学得以走向社会、走向每个人。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