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2012111716:0016:30  

        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北214  

    演 讲 人:沈冬教授  

    主 持 人:宋瑾教授  

    文字整理:杨成秀  

    图像提供:王田

     

     

    沈冬教授的演讲主题是通过周蓝萍《绿岛小夜曲》的流行,来看上海、台北、整个东南亚几个城市之间的音乐交流及其与政治的关系。她首先介绍了研究背景与方法。  

    研究背景  

    周蓝萍1926-1971,早年在大陆,1949年至台湾,1961年应聘至香港做电影配乐。曾创作很多著名的电影歌曲及流行歌曲,如《绿岛小夜曲》、《高山青》、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配乐等等。其作品慰藉了海外华人思乡的情感,在当时流行盛况空前。但是周蓝萍逝世至今已42年,对于他却没有任何相关的学术研究,只有街谈巷议聊天式的记录。  

    为了做关于周蓝萍的研究,沈冬教授寻访周氏后人,结识了其长女周扬明女士,并通过其先后访谈了台湾四海唱片创办人廖乾元先生以及其他流行歌曲和电影圈的前辈。周扬明女士捐献了家藏资料,包括照片1600张、手稿等周蓝萍相关文物,目前已完成数位化工作。廖乾元先生亦捐献了四海唱片所有出版品,包括书籍、文件、照片和黑胶唱片300余张,其中唱片目前亦已完成数码化。四海唱片其公司成立于1950年代中叶,周蓝萍重要流行歌曲均由该公司出版。廖先生捐献唱片中还包括了台湾纪念黄自逝世34周年清唱剧《长恨歌》首演录音、齐尔品为中国诗词所做而未发表的作品等重要资料,可谓保存了台湾的时代之声。  

    研究方法  

    沈冬教授用了一整年的时间投入这项研究。她所获得的现有研究资料中,并没有作曲手稿。所以研究只能借助于家藏资料、现存唱片电影、报刊杂志。此外,她还做了大量人物访谈,对象如周扬明、廖乾元、纪露霞、席静婷、刘韵、田丰、杨秉忠、庄奴、林福地、陈福珍等。  

    在研究相关情况概述之后,沈冬教授辅以珍贵而丰富的历史资料、图片、音响,分四个部分展开了此次演讲的主题。  

       

    一、好似叶飘零:周蓝萍的人生三部曲  

    通过周蓝萍在台湾的户口簿、大陆和台湾不同时期的报纸中相关报道,沈冬教授对周蓝萍的人生经历做了考证。

    周蓝萍,本姓杨(同此音,具体何字尚无考证),192614日生于湖南湘乡。1941重庆中央训练团音乐干训班第三期学员,专攻男高音,还曾参加了重庆千人大合唱。音干班的老师如吴伯超、贺绿汀、戴粹伦、胡然等都出自于国立音专。所以周蓝萍虽然没有在国立音专的校园读书,但是他所有的音乐教育都来自于国立音专,由此意义而言,他亦是国立音专的校友。19451948年,他从军参加国防部演剧队二十二队,辗转演出于郑州、徐州、上海,于郑州结识杨秉忠。

    1949年移居台湾,做了很多工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51年社会教育运动周发表《郑成功大合唱》,其体裁为清唱剧,有独唱、混声四部合唱、男女对唱、二部合唱等形式,创作明显受到了黄自的很多影响。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电影配乐工作,被台湾影圈评价为最“笃定”赚钱的人,凡是在台湾出品的国台语影片几乎都找他担任配音工作,平均每年为二十部以上的新片配乐,每部片子配音费一万元。他的很多唱片,销量都达几十万张,而当时台湾人口还不足一千万,台北人口不过79万,由此可见其畅销程度。

    1962年周蓝萍离台赴港,加入邵氏电影公司。为黄梅调电影、武侠片等配乐。1963年以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获得亚太影展、金马奖最佳音乐。 此后担任《七仙女》、《花木兰》、《黑森林》、《大醉侠》、《状元及第》、《龙门客栈》等数十部电影作曲及配乐。同时培养了如吴大江等弟子。通过一张周蓝萍电影配乐录音现场的乐队指挥照片,沈冬教授还特别提及了周蓝萍音乐创作中,乐队编制中西合璧的灵活手法。

    1971年,周蓝萍去世。

       

    二、翠绿之岛的情歌:《绿岛小夜曲》的创作出版  

    《绿岛小夜曲》创作于1954年夏天,潘英杰作词。当时的出发点是追随西方潮流创作小夜曲,而周蓝萍更是为了追求女友李慧伦而创作该曲。作品完成之后,《绿岛小夜曲》在台湾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版本,如纪露霞、紫薇等人的演唱等。后来周蓝萍整编了一个版本,由紫薇演唱,1962年四海唱片出版,销量高达30万张。此后《绿岛小夜曲》就开始从台湾流行出去。  

    (由于时间有限,沈冬教授省略了原来准备的作品分析部分——“当流行歌遇见小夜曲:《绿岛小夜曲》文本分析”,继续介绍该作品的流行情况。)  

       

    三、你的歌?我的歌?《绿岛小夜曲》的亚太流行  

    沈冬教授展示了她所查询到的诸多《绿岛小夜曲》版本。英语版本如1965年潘迪华演唱的“I am Yours”。而粤语则至少产生了三个不同的版本,如1969年冼剑丽演唱的《荷花千朵水里开》,带有鲜明的粤语时代曲特色;还有一个更广泛传播的电影配乐版本,即1987年玛俐亚演唱的电影《监狱风云》插曲《友谊之光》,它几乎变成香港毕业典礼、朋友聚会的必唱歌曲。  

    《绿岛小夜曲》当时风靡了整个东南亚,在马来西亚甚至出现了大量的盗版唱片,并且被认为是“should be the state song of Penang,被作为当地的“州歌”,认为是本地民谣。  

    该曲在大陆地区也广为流行。1979年,台湾报纸刊登了一则讯息,说在上海从电梯小姐到领导干部几乎都会哼唱这首作品。1981年的《音乐世界》杂志,刊登了《绿岛小夜曲》的曲谱。2005年第一期的《歌曲》杂志还刊登了一首模仿绿岛小夜曲的作品《绿岛情》。  

       

    四、一曲情歌,几许政治:《绿岛小夜曲》的众声喧哗  

    由于《绿岛小夜曲》流传如此广泛,它也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被赋予了政治的含义。  

    最初创作这所谓绿岛,指的就是台湾。但是因为台湾有一处小岛也叫绿岛,用于关押政治犯。也因此,在流传中歌曲就被同“监狱”联系在一起,认为是罪犯唱的歌。作家柏杨就曾做如是说,称之为“铁幕的爱情”。在大陆地区还出现了“《绿岛小夜曲》是共产党人的狱中佳作”之类的报道。而在台湾,还曾有政治人士将《绿岛小夜曲》作为竞选歌曲……  

    《绿岛小夜曲》本是一首情歌,却被不断赋予政治的含义。绿岛本指台湾,后来变成了指代有监狱的绿岛。这首歌变成了黑道大哥的歌,变成了政治犯的歌,变成了民进党最爱的歌,变成了大陆认为台湾怀念祖国的歌,也变成台湾知识分子所谓台湾命运飘摇的歌……这的确是一曲音乐,各自政治,非常复杂的问题。  

       

    结论  

    沈冬教授通过谈《绿岛小夜曲》的流传,印证其音乐在台湾、香港、大陆、东南亚等不同地区之间的流动。而通过这场讲座,时经一甲子,她终于将周蓝萍的作品带回了他的母校。  

       

    主持人宋瑾教授总结发言,认为沈冬教授的讲座体现了一首音乐作品在多地城市的流动,尤其是在此过程中被方方面面赋予了政治意义,非常值得关注。萧梅教授还提供了关于《绿岛小夜曲》的另一种含义,该曲在福建地区知青插队时期曾经被私下传唱,被赋予了知青对自己人生的感叹。洛秦教授提及自己三十年前在杭州的浙江歌舞团任首席演奏员时,对此旋律非常熟悉,因为《绿岛小夜曲》是每场演出必奏曲目,而且也是当时整个舞台上是最受欢迎的作品。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及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