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20121117(周六)下午14:30-15:00  

        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楼214  

    演 讲 人:管建华教授(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教授、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主 持 人:薛艺兵教授  

    综述整理:徐蕊  

    照片提供:王田

      

       

     

    管建华老师的讲座从后现代经济学理论出发,探讨了在城市中后现代经济对音乐文化产生的影响,他认为,从现代经济学转向后现代经济学的城市音乐生产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从工业社会到后工业社会转型的一个重要特征,它将影响到城市音乐生产范式的转变。管建华老师的讲座分为以下四个部分:  

    一、现代经济与后现代经济  

    管建华老师首先援引了《后现代经济:网络时代的个性化与多元化》(姜奇平著,中信出版社,北京,2009)一书中有关后现代经济学的理论,陈述了现代经济与后现代经济的特征。他认为现代经济是以理性为核心的经济体系,后现代经济则是综合理性与感性的经济体系。后现代经济实际是对互联网经济所反映的核心规律的概括。互联网最核心的生产力特征:一是节点,节点是个性化;二是互联,互联是网络效应。一方面,价值分布于节点,而不是中心;另一方面,价值存在于有机互联、网络共享。后现代经济与后现代哲学直接相关的是后现代价值,后现代经济定义的价值,是后现代范式在价值论中的映射。意义价值是后现代价值的一个总的概括。  

    二、全球化后现代经济的城市音乐生产  

    管建华老师以韩国的乐曲《江南Style》为例来看在后现代经中的音乐生产过程。他指出《江南Style》这首曲子在过去几个月内红遍全球,在全球引发了一股改编狂潮,出现了“美国海军Style”、“奥巴马竞选Style”等许多版本,朴载相因该音乐已获至少折合人民币5千万元的收入。管建华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后现代经济的城市音乐生产的范例,是强调感性事物的价值优先性。这与在传统的现代经济学中把经济人的理性当做惟一的认知和行为模式与真实世界有很大出入。后现代体验经济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游戏、动漫、彩铃、流行音乐、网络歌曲等高感性事业的快速产业化,反映了后现代经济中感性优先性的价值取向。由此,读图化、情感化、娱乐化、休闲化、日常化成为后现代经济的主要发展趋势。  

    管建华老师认为在全球化后现代经济的运作中,城市的音乐生产充满了异质性、多样性的状况,他以世界各地城市的音乐中心为例来说明,如:伦敦与巴黎是非洲音乐的世界之都,迈阿密成为了拉丁美洲音乐的流行之都,黎巴嫩的贝鲁特是阿拉伯音乐之都,香港是亚洲的宝莱坞等等。管建华老师认为,这些现象与全球化后现代经济的特征不谋而合。   

       

    三、   现代经济模式的城市音乐学院音乐生产模式与东西方差异论  

    管建华老师认为,在城市生活中,音乐学院的音乐生产模式与现代经济模式同构,音乐学院就是音乐工厂。音乐学院的生产模式包括音乐体制、音乐知识、音乐人才或工人的生产,它的音乐体制特征是大规模音乐生产,即为交响音乐体制培养人才。大规模生产是现代经济的基础,交响乐是这一规模的形式,城市音乐学院是以培养和提供这一规模的技术人员,它的音乐作品的生产(演出)类似于资本主义商品的生产。这种操作的分工及专业化,形成了衡量音乐家的标准,它不同于农业社会音乐家的标准,前者越单一越专业越好,后者则越多样越好。现代经济制度的经济性在于规模经济性,后现代制度的经济性在于品种经济性。现代音乐学院制度属于规模经济性生产,不属于品种经济性生产。工业化把不变制度化,后现代把制度化。全球化后现代经济互联网通过不同的节点实现价值共享。现代经济模式的音乐学院生产没有不同节点,而依附于现代性大规模生产的中心。目前建立在现代性体制基础上的音乐学院体制与乐队大规模生产方式如:中央音乐学院对应中央乐团、中央歌剧院中国音乐学院对应中央民族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两者都是大规模的音乐生产。在此,音乐学院的音乐生产模式与现代工业化的生产模式是同构的。进而管建华老师提出中国传统音乐的口传心授的方式在学校并不具有合法性,他以印度音乐为例,来看传统音乐在印度的音乐学校是如何传承的。  

    同时管建华老师还对东西方音乐的差异进行了话语分析,他认为话语分析是通向个性化价值、差异化价值、需求价值的必经之路,而通过话语分析来看东西方音乐的差异范畴包括:1)音乐声音的能指所指范畴;2)音乐话语的对话范畴;3)音乐文化的意向性范畴;4)音乐人际的伦理范畴;5)音乐语境的体验范畴。  

    通过以上以后现代思维对现代性音乐生产制度的分析,管建华老师认为后现代经济思维对基于现代经济模式下音乐生产的有效性和有限性的揭示,有利于音乐体制从大规模经济生产转向品种经济生产,具有新的理论参照价值。  

       

    四、后现代经济学多维视野下城市音乐学院体制转向及价值观念的重构  

    在这一部分,管建华老师从不同的后现代经济学理论来思考现代城市音乐学院可能会有的不同体制转向。  

    首先是后现代主义代表人物巴塔耶的“普遍经济学”理论。在此,管建华老师将有限经济和普遍经济学联系到音乐领域,认为主流西方音乐学就是有限音乐的领域,而音乐人类学是更加一般的音乐领域,是普遍音乐的领域,是更为广泛的音乐知识生产模式,也是音乐人类学对全球和世界各种音乐文化研究的多品种生产模式。   

    其次是戴维·博伊尔、安德鲁·西姆斯在《新经济学》(贾冬妮、胡晓亮译,中信出版社,2012)中提出的“新经济学”。新经济学回归到经济学的道德哲学起源,并将经济学置于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位置。管建华老师认为当今音乐教育实践哲学正是基于伦理为基础的音乐教育实践。这也依据于后现代哲学从语言学转向再到实践哲学的转向。  

    第三是艾斯勒在《国家的真正财富——创建关怀经济学》(高铦、汐汐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中提出的关怀经济学。在现代经济学看来,湿地、荒野、沙漠毫无经济价值,但在后现代看来,它们则有无与伦比的生态价值。管建华老师认为在城市音乐生产的边缘,传统音乐也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在现代经济学音乐学院的生产模式中,中国传统音乐课程体系属于主流模式统治下的附加模式,如何形成并列、差异并存的双向或多向交流模式,需要后现代经济学思维的引导。  

    第四是托马斯·赛德拉切克的《善恶经济学》(曾全双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该书从人性探寻当今经济问题的根本出路。现代性所形塑的现代工业文明是不可持续的。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必由之路,为能走向生态文明,必须以生态学取代经济主义,即以生态学而不是继续以经济主义作为制度建设和制度创新的根本指导思想。  

    管建华老师认为诞生于19世纪的西方各种学说在当今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对变化的抵抗是深层的。对于潜在的认识论问题、形而上学问题和政治问题的严肃思考,甚至也遭到抵抗。我们最终的结果在哪里,乃是内在不确定的。然而,确定的是,我们投入的总和会成为说明最终重构世界体系和知识世界的东西。但是,要使这些投入是明智的,我们首先就要否思我们的理性束缚。假定一个历史体系必须代表经济、政治和文化进程结成统一的网络,来共同支撑该体系。从此可以推断,其中任何一个具体进程的参数发生变化,其他的进程则必须随之调整。人类群体行为的三个假定领域——政治、经济、社会或文化——不是独立的社会行为领域。他们没有独立的逻辑,更为重要的是,约束、选择、决定、规则和理性结合得如此紧密,以至于没有任何的研究模式能按照政治、经济、社会的分类来孤立地看待这些因素  

        讲座的最后,主持人薛艺兵教授对本场讲座作出了点评。薛艺兵教授认为管建华教授将音乐和经济学结合,实际上是将精神生产或者是非物质生产的价值也转换成一种经济学的概念,网络经济实际上就是后现代经济的具体体现,在这样的背景下,城市音乐的经济价值亦会辐射到农村的各个方面。薛艺兵教授认为管建华教授提到的节点代表的是个性,而网络是将节点连接起来将其共性化,两者之间有互相转换的过程,此论题十分有意义。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