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民康 教授近年来的主攻方向是云南与周边国家跨界族群音乐文化研究。他前期曾经做过云南傣、布朗、德昂、佤等民族宗教与民俗音乐的个案研究及其与泰、缅、老佛教音乐形态的比较分析。对于其城市化特征的比较研究,无论对本人或整个学术界,都是一个较新的研究课题,亦是本次报告的主要讨论对象。同时,本次报告还将援用他对台湾、日本、韩国多次实地考察的例子,以对该项讨论提供必要的参照和佐证。同时藉以探讨并说明南传、北传两派佛教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文化角度(精神文化、社会文化与艺术文化)为佛教的城市化做出的独特贡献。  

    一、佛教的城市化发展与其“入世”思想理念  

    (一)佛教音乐城市化的一般特征  

     杨民康 教授从传播观念、传播网络、传播环境、传播中介、传播方式、传播手段、传播途径、表演场所、文化产品列举了佛教音乐城市化的特征。  

    (二)佛教的城市化所奉行的“人间佛教”思想  

    “人间佛教”的思想,大的方面与传统佛教观念并无明显差异,其不同之处在于从实践态度上,变以往的“出世”为“入世”,变“消极”为“积极”,其中显然吸取了小乘佛教的某些实践观念和态度。  

    (三)从南传、北传佛教教义看其“人间佛教”特征  

     杨民康 教授从宗教实践、修持方法、修行目标三个方面比较了南传和北传佛教的特征。  

    (四)从南传佛教居处方式看其“入世”精神  

    如今,云南与清迈等地区已经成为现代化城市,然以往的“一村一寺”状态还保留下来,但演变成了“一街一寺”乃至“一街多寺”的新的发展状态。云南傣族地区与其东南亚邻国在居处方式、法会仪式上出现了共同的城市化发展趋向,但在对待佛教仪式音乐发展的理念、态度和措施上则有明显的相异之处。  

    (五)从南传佛教仪式民俗看寺院与民众的亲密联系  

    傣语称节日为“摆”,广义地说,可以用来指称所有傣族和周围少数民族的节日庆典活动。狭义的赶摆,却主要是指在各种传统节日期间的特定时日举行,集传统宗教仪式、民间歌舞和游艺表演、农村集市贸易为一体的庆典活动。 杨 教授列举了20世纪50年代以前西双版纳傣族的宗教节庆和佛事活动。  

    (六)青年社团的“民间——官方”“民俗——政治”双轨制功能  

    布朗族村社含有同成年礼仪结合的青年社团,体现某种原始的社团单位制特点,且同现代政治组织——青年团相结合,体现出“民间——官方”“民俗——政治”双轨制功能。  

    小结  

    在整个佛教及佛教音乐城市化过程中,南传佛教的贡献在于:  

    1.提供了“人间佛教”和“以人为本”的思想基础;  

    2.奠定了后发于其他城市地区的“社区佛寺”的基本形态。  

       

    二、云南与泰国清迈城镇地区南传佛教音乐与社区文化  

    (一)礼失求诸野:从云南南传佛教寺院看佛教音乐的次级都市化  

    在对第三世界国家音乐文化的研究里,往往将其城市化(urbanization)及多元文化的起步阶段纳入考察的视野(Nettl 1992)。凡新兴的中小型城市,其发展一般都是从一两个微型的乡镇社会开始起步。当城市发展壮大之后,这原有的乡镇便作为所谓“城关”地区,大多保留与该城市相同的名称,其居民则具有类似于“原住民”的性质,并且往往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维持一种地缘性村落群体的居处方式,及采用半农半商(工)的谋生方式。  

    (二)城关社区的本山寺院和社区寺院分级网络  

     杨民康 教授列出了不同傣族地区的寺院分布网络,并指出,每一年的泼水节和安居节等节日期间,都会以这几个佛寺为中心举行传统的佛教仪式法会,吸引全市乃至全州各地的信徒前来参与或朝佛;无论是节日或平时,当地主要佛寺亦是对傣族佛教文化有兴趣的世界性游客的必经和驻足之地。  

    (三)阶层性与跨阶层性——城关社区的纵向社会关系  

    1.泰国城区的纵向社会关系  

    泰国社团单位制特征较为明显。泰国中部、北部及缅甸、老挝等境外信仰南传佛教地区,城市化起步时间更早,然其佛教仪式音乐却保持着更为传统的观念以及传承、传播、表演方式。在泰国,由于市民的受现代教育程度加深及生活习惯改变等原因,相关的佛教风格传统民间乐舞习俗等则丧失较多。  

    2.云南城区的纵向社会关系  

    云南傣族聚居的地市地区,家族(庭)单位制特征较明显,成年信徒的比较较高,信众年轻化、职业化程度不高。传统城市里,寺院分不同等级,以对应不同社会阶层的需求。  

    (四)城市化对佛教音乐产生的影响  

    西双版纳佛学院的建立及其对佛教人才的培养,改变了以往以一村一寺的分散教学和传播的状况,同时也较大地推动了佛教文化(包括音乐)风格的一体化趋势。南传佛教呗赞经腔乃是不用任何乐器伴奏或击节的徒歌,并未因为城市化过程而受到影响,至今仍然在各信仰南传佛教地区完好地保持着。  

       

    三、港台及大陆汉传佛教音乐的城市化与“人间佛教”思想  

    “人间佛教”观念的影响,较集中地显现在台湾和香港地区,其城市化和社会化特征则从本宗寺院——“佛教文化城”和“社区寺院”的传播网络体现出来。  

    (一)当代寺院中枢——佛教文化城  

    港台地区的佛寺实践“人间佛教”“入世”思想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通过改善佛光山的社会组织结构和文化服务功能,使之成为一个兼有各种生活设施,行政(外事、组织)机构,文化(如大学、出版社)部门乃至供养、娱乐设施(如书画院、乐团、舞蹈团、音乐舞蹈排练和演出场所、录音棚等)的佛教文化城,同时也是各种佛教文化思想、产品的发源地,创作、制造中心和流通集散中心。  

    (二)当代寺院未梢——社区寺院  

    在台湾、香港,遍布于街巷市井,普通街区可见规模较小,建于平房、小楼里的寺庙。这是多年来以台湾佛教为代表实践“人间佛教”思想宗旨的最佳例证。作为台港佛教的传播中介,社团单位制特征较为明显,信众年轻化、职业化程度较高。  

    (三)“人间佛教”旗帜下的音乐传承、传播方式  

    基本的传承传播方式,依然是口头布教、文笔布教和身体布教三种,加上利用现代传媒手段进行的视听布教手段。艺术化的音乐传播观念和手段则渗透到了其中的每一环节。比较而言,当代大陆佛寺的居处方式的改变,更多体现在“佛教文化城”方面,比起台湾的同类佛寺,其经营规模和传播能力都比较小。“社区寺院”的情况尚不多见。  

       

    四、日本、韩国城市地区的佛教音乐与佛教宗派文化  

     杨民康 教授根据对日本的东京、京都、奈良、冲绳及韩国等城区寺院的考察,发现其佛教寺院及仪式音乐的发展态势及风格特征有许多明显不同于中国佛教的地方,以佛教宗派为依据及与社会、艺术层面的发展形影不离是其值得注意的区域特色,僧侣群体及佛教音乐表演的社团化、职业化、家庭化和艺术化是其重要的发展途径,具体体现在:1.寺院网络化;2.宗教职业化;3.生活家庭化;4.梵呗仪式化;5.佛乐艺术化;6.传播舞台化。  

       

    结语 城市化与多元化:当代佛教仪式音乐的发展方向  

    城市化——社区化、社团化、职业化及艺术化是上述不同国家和地区佛教音乐文化共同的现代化发展趋向;多元化——保持传统(南传佛教)、创新求变(中国大陆及港台佛教)与紧跟社会(日、韩佛教)是不同国家地区佛教音乐文化发展的三种相异类型。  

    在现代化发展方面,依托上述城市化社会载体,佛教音乐的宗教艺术化、舞台表演化、时尚流行化和途径多样化等,如今也成为不同国家、地区佛教音乐文化的共同发展趋向,只是由于各地区的文化差异,其发展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关于四地弘法手段的共性,可以说皆继承了传统的口头布教、文笔布教和身体布教三种方式以及作为现代传媒手段的视听布教手段,但采用程度有所不同。其中,采用音乐艺术手段予以配合烘托的方式,较多利用了在佛教城市化过程中获得的高度组织化、社会化素质和活动能力,且明显借鉴了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固有观念和方式。这类传播方式同样为各佛教分支所重视,但所重视的程度仍然有三个方面的不同。  

       

    主持人 吕梅丝 教授 从杨民康 教授的发言中引发了三点思考:1.跨地域性,人在全球范围内流动,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2.每一个国家的城市都不一样,所以城市的概念也不一样;3.城市化现象,为什么佛教到了城市变得更传统?比如在日本和韩国。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论当代佛教音乐的城市化及“保持、求变、跟踪”三种发展趋向  

    ——以中、泰、老、日诸国城市佛教音乐的比较为例  

       

    时间: 20121117日 14:00-14: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北214  

    演讲人: 杨民康 教授(中央音 乐学院 教授、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主持人: 吕梅丝 教授  

    文字整理:孙焱  

    图像整理:王田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