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20121117 (星期六)上午11001130  

        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楼214  

    演 讲 人:薛艺兵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南京航天航空大学教授、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主 持 人:郑苏教授  

    综述整理:李音蓓  

    照片提供:王田

     

     

     

    薛艺兵教授围绕此次讲习班的主题——“上海及城市音乐研究”,在本次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第四期讲习班上作了题为“中国城市音乐的结构层次及研究视角”的报告。  

    薛艺兵教授首先对近年来城市音乐的研究状况作了简单回顾,认为城市作为文明发祥和文化集散的重要地理空间,早已成为人类学、历史学、文化地理学以及西方“城市音乐人类学”等诸多人文学科研究的重要领域,并且指出,在近年来,中国已有越来越多的音乐学者对本国许多城市中不同的音乐品种进行了不同角度、不同层面的广泛研究,自己也在近十年的研究中,逐渐从乡村田野走进城市领域,并坚持音乐人类学的学术立场和尽可能采用音乐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对城市中产生并在城市里存在的民族新音乐、流行音乐等非传统音乐进行过一些探索性研究。  

    在随后的报告中,薛艺兵教授首先对“城市音乐”的概念做了明确的界定,他认为“城市音乐”首先应该是音乐存在的一种文化空间范围的定位概念,而不应该是某种特定的音乐体裁类型的名称,因为城市中的音乐是多元性、多样化的存在,并且还是在不断变化着的、不断更新着的存在,很难从音乐上来规定这一概念的外延;其次是指在城市这个文化空间中产生或存在的各种音乐形式。薛教授也指出,明确概念有助于清晰的了解我们的研究对象和学术视角,研究更加系统化,成果也更具有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随后,薛艺兵教授从四个方面对“城市音乐”的概念做了进一步的阐述:  

    1. “城市”的空间概念:中国“城市”的定位,特别是现代城市,在空间布局、行政管理、经济运作、生活方式、人际关系等方面,都有别于古代城市,这一观点尤其主要针对中国现代化的一些大都市,如北京、上海、南京、西安、广州等,它们都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也经历了现代剧烈的变迁。  

    2. “城市”的社会文化特征:“城市”除了表明其空间范围外,还隐含着一系列“社会”和“文化”的特征,音乐的存在也与这些社会和文化的特征息息相关,因此要研究“城市音乐”,首先需要认识“城市”的社会和文化特征,也要认识到中国的传统城市与现代城市之间存在着的本质差异;  

    3. 传统城市与现代城市的区别:薛教授指出,处在封建社会形态中的传统城市与近现代工业化社会中的现代城市有着很大的区别,前者是“城市乡村化”,而后者则是“乡村城市化”,两者生长于不同的历史环境下,有着不同的结构形态以及本质的差异。古代城市是为了管理农村、控制农村并以农村的政治象征而存在的,而近现代的城市则是以城市逐渐脱离农村并成为经济、社会生活的主导方式为主要内容;在社会生活上,乡村是由分散的人群聚落构成的“世界”,而近现代城市则是以庞大的密集和聚集的人口组成的“社会”;传统的社会是一个精英的社会,而城市社会则是一种大众的社会、日常生活的社会、消费的社会;传统的社会是一个自然经济的社会,而城市社会则是一个人造的社会;传统的社会是一个由私人领域和狭窄领域构成的社会,而城市社会则是由公众领域、由陌生人构成的社会;传统社会是一个习俗和道德管理的社会,而城市社会则逐渐向着契约社会发展,更讲究加强司法与行政的管理、市政的管理;  

    4. 音乐人类学“城市音乐”研究的视点:过去音乐人类学研究的乡村中的传统音乐通常是以稳定的传统性而存在,所以可以从形成模式的音乐和生活中找到一种和乎规律的解释,但是城市音乐的风格易变性和结构复杂性使得音乐人类学的方法——包括田野工作方法和分析、解释方法需要更新和多样化。  

    之后,薛艺兵教授认为城市音乐的“结构层次”,主要指的是城市空间中音乐的构成类型或成分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是从现时的、横向的、系统的视角对中国城市音乐的存在方式的分析,当然这种分析必然离不开历史的、纵向的、过程的关照,这是由于当前中国城市音乐的构成方式及结构层次既与古代城市音乐的历史遗存相关,又与近现代以来的西方影响不可分割,还与当代全球一体化趋势的冲击密切关联。薛教授对中国城市音乐的结构层次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第一,城市音乐的构成成分,从音乐品种方面来看,城市中存在着中国传统音乐、西方艺术音乐、中西结合的民族音乐、当代流行音乐等四大类;从音乐表演music making)人群方面来看,主要有国家体制内专业音乐群体,其中包括国营表演团体和音乐院校、国家体制外职业音乐人,主要是以音乐制作为生的自由音乐人、社会各界非职业音乐人、非实体存在的虚拟音乐表演人,主要是指以媒介形式存在的来自世界各国的唱片、光碟、影视节目、网络音乐、手机音乐曲目等;从音乐消费人群来看,根据不同的职业、年龄等因素可分为多种不同的人群;从音乐传播机制来看,主要有剧场(影院)演出系统、唱片制作发行系统、广播电视播放系统、酒吧、歌舞厅(卡拉OKKTV)娱乐系统、网络传播系统、移动媒体(交通工具上的音乐播放、手机音乐收听)、家庭(播放)娱乐系统等,正是以上四个方面从乐到人的各种音乐活动,构成了一个成分复杂、相互关联的功能结构体系。  

     第二,城市音乐研究的历史维度,薛艺兵教授认为除了从城市音乐复杂结构  

    层次的系统性来分析其存在方式的特征之外,还可以从城市文化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来思考城市音乐的流变性特征,其中包括古代传统音乐以及近现代西方音乐、民族新音乐以及当代流行音乐、数字音乐、网络音乐等,这样以便从横向的、共时的(空间方面)和纵向的、历时的(时间方面)共同研究城市音乐的文化特征。  

    第三,城市音乐研究的音乐社会学方法,薛教授指出从音乐社会学的视角  

    来对城市音乐进行研究时,不妨可以将其纳入由“音乐生产—音乐流通—音乐消费”这三方面构成的一个有序体系中进行分析,并通过社会学调查方法和统计学数据资料,可以使我们的研究得到更准确和详尽的研究资料。  

        第四,通过音乐人类学的研究视角,我们可以关注现代城市中的音乐,这样以便在时间范围上易于操作、在调查方法上,可以通过对当事人的访谈,以便获得相关口述资料,通过对音乐活动的观察,从而获得文化体验、也可以通过个案研究与综合现象研究相结合的方法、在研究对象上,可以是个别音乐人、单个音乐事件,也可以是综合音乐活动或普遍音乐社会现象、研究的焦点,可以是某类音乐或乐种的结构形式、存在形式、传播方式、变化过程,也可以是从音乐受众的方面研究音乐如何以及为何被“接受”、被欣赏,薛教授同时强调要对即将流失的传统音乐和不断创新的现代音乐给予特别的关注。  

    第五,研究城市音乐也可以通过历史音乐人类学的视角,有一些方法可以  

    借鉴,比如通过田野走进历史、比较乡村田野与城市田野的区别通过口述史及音乐口述史音乐历史的集体记忆  

        薛艺兵教授最后指出,城市规模越大、现代化程度越高、音乐创造力越强、音乐品种和风格的变异就越快,传统音乐流失也较为严重;而城市规模越小、现代化程度越低、音乐创造力越低、音乐品种和风格的变异越慢,往往传统音乐保存得较为稳固。我们对于城市音乐的研究是处在进行时,因为城市的发展是当下的和正在变化着的,我们研究变化的过程,而不需要轻易下结论。  

    讲座的最后,主持人郑苏教授对本场讲座进行了点评,她首先致谢了薛艺兵教授的发言,她认为薛艺兵教授的报告一方面从较为全面的角度论述了城市以及音乐的研究,另一方面从深刻的角度揭示了城市音乐研究的特点。郑苏教授认为其中有两方面的内容值得引发我们的思考,首先是概念问题,什么是城市?尤其在当今中国的现状中,如何界定城市?同时现代城市与传统城市的区别何在?城市作为一个空间,究竟是一个地理概念、文化概念还是社会概念?这些概念都是引人深思的问题。其次是概念之间的关系问题,在这些不同的概念中它们产生的关系是什么?在我们的研究中,随着乐种、人群以及历史发展过程的变化,这些概念之间是否会产生转换?郑苏教授认为薛艺兵教授讲述的内容与她自己的研究将会有很多交叉点。最后,郑苏教授再一次感谢了薛艺兵教授的精彩报告。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