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20121117日上午10:00-10:30  

        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楼214  

    演 讲 人:韩锺恩教授(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主 持 人:杨燕迪教授  

    综述整理:徐蕊  

    照片提供:王田

     

     

     在讲座开始前,韩锺恩教授指出他本次讲座的内容是基于对洛秦教授提出的“音乐上海学”这一概念的思考与回应。他认为“音乐上海学”是一个互动的概念,一方面,上海这座城市哺育并孵化了有着特殊印记的音乐,而另一方面音乐同样滋养并成就了上海这座城市,作为历史事实,上海沉浸在它自己创造的音乐之中。由此,韩老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即没有这样的音乐史是不是就没有这样的上海?一个被音乐文化化的上海是否存在?如果将陈歌辛的玫瑰(《玫瑰玫瑰我爱你》)与陈钢的蝴蝶(《梁祝》)看成是上海两代历史的城市标示,玫瑰与蝴蝶是否果然滋养并成就了上海的城市文化?围绕这样的问题,韩老师结合上海音乐的历史以及他对文献的解读从江南丝竹、学堂乐歌、近代中国人接受西方音乐这三个方面提出九个问题,通过三乘三的方式对上海城市音乐文化的源头作进行一步探讨。  

    1、三则之一——江南丝竹。  

    问题一:江南丝竹的声音结构中哪些是最具有特点的?韩老师认为一般来说,江南丝竹中每件乐器都是单独演奏的,通过合奏的形式,采用加花的技法,达到行云流水、连绵不绝的效果。在谈到江南丝竹的音乐特征时,韩老师援引了洛秦教授编著的《海上回音》(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10)中关于江南丝竹音乐的 “和”的论述,韩老师认为江南丝竹具有个性化的乐器声部,各个声部之间相互制约,非常和谐,每件乐器既要有个性又要和谐,其在音响上的特点是支声的织体,演奏者之间相互衬托,你繁我简,通过加花变奏来实现。所以,江南丝竹的音响结构主要是和谐和个性之间的互动,通过装饰性的扩充来达到这样的效果。  

    问题二:形成这样风格的暗扣是什么?韩老师认为这也是有关于音乐风格的问题。他认为江南丝竹的风格一般被认为是典雅华丽、小细轻雅,但每件乐器都有其独特的奏法与风格,比如在一本《艺诀》的书里就谈到:胡琴一条线,笛子打点点,洞箫进又出,琵琶筛筛边,双清当板压,扬琴一蓬烟。”这样构成了独特的江南丝竹的风格样式,它的暗扣表明,旋律的流动是通过不同音质的乐器组合来实现的,演奏者都有自己的套路。  

    问题三:民俗雅集的高文化积淀是否可行?韩老师认为江南丝竹的流行从表象上看与上海发达的社会相关,看上去是经济社会所赋予的,但其中包含了文人传统的习俗遗存,也正是这样的遗存形成了江南丝竹这种特殊的乐种。韩老师认为乐种是不是人们聚集在一起演奏就行的,而是具有一种高文化的积淀,在此,韩老师援引了黄翔鹏先生在《传统乐种召唤着研究工作》(《中国音乐年鉴》,1990)中对“乐种”的界定,在该文章中,黄先生首先列举出了杨荫浏先生对乐种的界定,即:一、有两、三代以上的名师、至少是有名姓可考的师承关系;二、有本乐种特有的一套曲目传世;三、其表演方式,包括乐器配置,自有不同于其它乐种的组合。”其后黄翔鹏先生在此基础上提出关于界定“乐种”的第四点,即“它在音乐生活中形成了稳定的社会集体,作为爱好者的‘雅集’,以自娱为主,具有非商业化的特点。”韩老师认为两位老先生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民俗雅集的高文化的积淀是不是可能?韩老师认为,在江南丝竹的这个特定乐种中,是可能的。韩老师认为江南丝竹中的传统积淀有双重性,一重性是自娱的雅集,另外一重也是目前研究较少涉及的,就是它存在的地域性和人文性。  

    2三则之二——学堂乐歌。  

    如何看待学堂乐歌在中国的存在与流传,韩老师从社会依据、艺术原因、经验来源三个方面提出了相关思考:  

    问题一:社会依据。学堂乐歌存在的社会依据是不是仅仅在于社会变革?韩老师认为学堂乐歌彼时所存在的社会需要寻找一种音乐,而不能仅仅通过这种音乐所处的外在环境变化来说明其存在的原因,而需要看到更为深层的因素。  

    问题二:艺术原因。许多人认为学堂乐歌在中国流传的原因是中国有填词的文化传统,韩老师认为虽然学堂乐歌也是填词,但如果说学堂乐歌与中国古代的填词是同质异构的话,那么学堂乐歌是完全不一样的,关于学堂乐歌存在的艺术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探寻,而不能仅仅归结于中国有填词的传统。  

    问题三:经验来源。韩老师认为这是关于美学方面的内容,他认为中国很快接受了学堂乐歌,是人的内在经验需求需要这种音乐,其中有更深层的美学原因。我们这么快接受外来的乐种,这种经验的内容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3三则之三——近代中国人接受西方音乐。  

    问题一:近代中国人为什么接收西方音乐?韩老师认为尽管从表象上看近代中国人接收西方音乐是外国人通过强权政治和强权经济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但其深层原因,尤其是音乐经验与审美方面的原因有待进一步探讨。  

    问题二:什么样的中国人接受什么样的西方音乐?韩老师将近代中国接受西方音乐的人分成了不同的群体,如他认为宗教徒更多接受合唱、声乐作品和部分的器乐作品,军人主要接受的是群众歌曲和管乐作品,学生主要接受学堂乐歌,很多驻外使节和涉外人士则更多接受众多体裁的音乐作品。  

    问题三:近代中国人通过怎样的方式接受西方音乐?韩老师认为中国人有自己的审美习惯,到现在为止普通中国人接受西方音乐还是通过旋律、主题这样的方式,这与中国的旋律线条的审美方式吻合。而当20世纪的无调性、无歌唱性主题的音乐出现时,许多人就与之隔绝了。韩老师从音乐学的角度提出,“近代中国人”不是“处在近代的中国人”的概念,而是接受音乐和审美的概念,不是一个史学上的事实性的概念,而是逻辑上的美学概念。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提出问题:通过近代中国人的特殊方式,即用旋律性的感知接受西方音乐,那么近代中国人所接受的西方音乐是否还是原来的西方音乐?  

    之后,韩老师指出了他对上述三部分内容关注的焦点,他认为江南丝竹主要关注它的传统,可以从文化学上去思考;学堂乐歌,主要关注它的变化,可以在美学范畴进行思考;而近代中国人接受西方音乐,可以在史学范畴进行思考。  

    最后韩老师根据三则九问得出了如下的结论:他认为,这些音乐形成了上海这个特定社会城市文化的文人气质,培育了上海特定的市民中的小资情结,培养了上海的洋派的文化。上海这一城市具有一种融合的文化特质,其中古今、中西、雅俗都在不断融合,新旧脉脉,造成了外来和本土的夷夏融合,造成了文质彬彬的民俗和雅集的融合,形成了一种独特而浓重的具有海上风情的“classic风情”。  

       本场讲座的最后,主持人杨燕迪教授首先感谢了韩锺恩教授的报告,并对本场讲座作出了点评,他认为韩锺恩教授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对上海音乐文化做出了个人的诠释,在这个诠释过程中触及到了中外、雅俗等几对关系交汇的内容,且都以具体的例子落实到上海文化与上海的音乐文化之中,并涉及了上海气质与上海特质等内容,他认为韩锺恩教授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值得大家进一步思考与探讨。最后,杨燕迪教授再一次致谢韩锺恩教授的发言。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