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23 14:30,国内著名音乐学家隆菲(牛龙菲)在“2009上海唐代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上作了题为“胡人半解弹琵琶——唐代人对于琵琶的认识”的发言。  

    整场发言由史料发掘与逻辑推论环环相扣逐层深入,大致可以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诗句深意之探究,得出与常识相悖的结论。  

     隆菲 老师的发言从对唐代诗人岑参的《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中胡人半解弹琵琶的诗句深意之探求开始。不同于 1980112日 《甘肃日报》,宋廓《读<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一文对该句胡人多半会弹琵琶。的释义, 隆菲 老师认为该句只能读作胡人/半解/弹琵琶,而非 宋廓 先生那样读作胡人半/解弹琵琶,因而“半解”成为此句释义的关键。  

    接着, 隆菲 老师引籍《说文解字》、《晋书·乐志》、《隋书·音乐志》、宋·陈旸《乐书》、《宋书·乐志》、宋·郭茂倩《乐府诗集》、明·胡震亨《唐音癸签》和清·刘熙载《艺概·词曲概》,得出半解这个词组有二义:第一,虽理解晓会,但未及全部,而仅及其。此义正同于今日常说之一知半解半解;第二,不足一解,而仅止半解——半章。 隆菲 老师认为,此二义就内涵而言,并无矛盾之处。因而,“胡人半解弹琵琶”,无非是说“胡人只能一知半解的演奏“半解”-“半章”琵琶曲  

       

    第二部分,矛盾的产生与假设的提出。  

    由于上述释义产生了矛盾即岑参的诗中之意与今人心目中关于琵琶的一般概念相悖。因而, 隆菲 老师重新审视历史资料,根据“半解”的两层含义,提出两个问题:  

    第一,               胡人为什么会一知半解地弹奏琵琶?依据今日的一般概念,琵琶是西域东渐中国的外来乐器,胡人断不可能一知半解的弹奏“半章”-“半解琵琶曲。因此大胆假设“琵琶并非全盘由西域传入,它更多地渗透着华夏文明的内涵。”  

    第二,               胡人为什么只能演奏半章琵琶曲?延续第一个问题中的假设, 隆菲 老师对于汉、胡琵琶的形制和音域进行了比较,并引籍据典,挖掘岑参笔下只能弹奏半章琵琶曲的历史背景。  

    上述假设的论证与历史背景的挖掘,构成了发言的后两个部分。  

       

    第三部分,对于“琵琶并非全盘由西域传入,它更多地渗透着华夏文明的内涵。”这一假设的论证。  

    这个部分, 隆菲 老师对中国之“琵琶”一语的内涵进行了梳理,佐证上述论点。  

    中国之琵琶一语,原是对便携式弹弦乐器的泛称。最初“琵琶”是指秦代受西域、北狄游牧民族马上之乐影响而产生的便携式弹弦乐器弦鼗” —— “秦汉子。(参考晋·傅玄《琵琶赋序》)。到了汉代,“琵琶”指一种新型乐器“阮咸琵琶”,其形制中虚外实,天地象也;盘圆柄直,阴阳叙也;柱有十二,配律吕也;四弦法四时也。早在汉代便由于刘汉的文治武功而播于西域、传於外国。 (参考晋·傅玄《琵琶赋序》)

       

     隆菲 老师认为,阮咸琵琶最初虽仍借用西域方言而名之为琵琶、但其内涵,却显然属于华夏音乐文明统系。接着, 隆菲 老师将阮咸琵琶与卧箜篌从形制、演奏的律调进行比较,认为汉魏时代的中国式便携弹弦乐器阮咸琵琶的弦制、柱制,完全是承汉魏弦琴卧箜篌的弦制、柱制而来。另外,阮咸琵琶虽无可移柱装置,但在柱之所与的原有音律上,也能像卧箜篌、古筝一样,作微分音或一律(半音)甚或更大音律的调整,因而能够适应中国自先秦以来的四宫纪之以三的十二律吕。阮咸琵琶运用这种四宫纪之以三的十二律吕,在上、中、下三隔,可以奏出多种宫调,进行调性、调式的变化;同时又保持着音调的纯正。这种高超的技艺,为中华乐人世相传袭,是华夏音乐的特异之处,并早在汉代便因刘汉的文治武功而播于西域传於外国

       

     隆菲 老师认为,今之琵琶只是由中国乐人创造的阮咸琵琶当汉代播布于西域、传于外国之后,才在西域之地产生了其变体乐器 —— 属于西国龟兹之部的短颈曲项四弦四相柱碎叶琵琶。且此后来又回授东渐于中原的碎叶琵琶,只有相当于阮咸琵琶上、中、下三隔之中隔一隔的四相(或五柱)  

       

    第四部分,岑参笔下只能弹奏半章琵琶曲的历史背景。  

     隆菲 老师认为,岑参所说的胡人半解弹琵琶是有其历史背景的。《太平广记》卷一零零八载,段和尚之所以仅仅以乐之半赠与康昆仑,是受到了康昆仓所弹琵琶的局限。与此相关,还有如下的两则资料:《太平广记》卷二零五载、张鷟《朝野佥载》卷五载。  

    正如第三部分中已述,四弦的阮咸琵琶,分上、中、下三隔,每隔四柱,共十二柱,四弦共四十八声,加乘弦散打四声,共有五十二个隔柱声。如中隔、下隔各加一孤柱,则有五十四声。而碎叶琵琶仅有四弦四相柱,加上乘弦四声,也不过二十声。两相比较,故阮咸琵琶又称之为大弦”——“大琵琶。正因康昆仑所弹琵琶并非大琵琶”——“阮咸琵琶,所以段和尚不得不仅以乐之半赠之。

       

       

    岑参胡人半解弹琵琶之句,正是说像康昆仑一等的胡人,只能在仅相当于阮咸琵琶中隔的西国龟兹之部的碎叶琵琶上,演奏《凉州》大曲之半章,而不能像段和尚本善一等的中原乐人那样,在阮咸琵琶之上、中、下三隔其上演奏《凉州》大曲的全部。  

    有上述原因才造成了小遍大遍半解全解之分。  

         

    第五部分,小结。  

    琵琶这个华夏音乐文明统系的乐器,由乌孙公主西行而播于西域,变形之后再度回授于中原。此变形后回授于中原的碎叶琵琶与中国固有之阮咸琵琶综合,才成就了今日的中国民族乐器 —— 四相十余柱的曲项琵琶。  

    岑参胡人半解弹琵琶之诗句所贮存的,正是这一历史时期途程中的珍贵历史信息。  

       

    分享到:


  • 文章录入:trans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