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23 13:30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博导赵维平在“2009上海唐代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上进行了题为“唐代的俗乐机构及其乐人的构成”的发言。作为中日音乐文化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赵维平教授带领中心发起并承办了本次“2009上海唐乐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暨唐代古谱解译音乐会”。因而,这场东道主的发言尤为引人注意。  

       

        

       

     赵维平 教授的发言共分为三个部分:一、历史背景的概览;二、唐代的俗乐机构——内教坊;三、中国宫廷中的乐人——音声人。  

       

    一、           历史背景的概览  

       

    这一部分, 赵维平 教授概览性地回顾了唐代之前的音乐文化历史。 赵维平 教授认为要研究唐代音乐,就必须回顾历史,尤其是从汉张骞出使西域打开丝绸之路直到隋唐的历史。因为以高度国际化为最主要特点的唐代音乐文化,就是在那时种下种子,并逐渐发展起来的。  

     赵维平 教授对于上述历史时期,根据其音乐文化的源流与特点进行了以下划分:  

    1.        中国固有音乐文化时期(汉以前):这一时期的音乐有两种成分并行,即以雅乐为代表的礼仪音乐和俗乐。  

    2.        外来文化进入时期(汉——南北朝):这一时期,汉朝张骞出使西域打开了丝绸之路,使得外来文化得以通过它进入中国;而南北朝真正有了大量胡乐人的来朝、胡乐器的传入,这对中国固有的音乐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成就了之后的唐代音乐国际化盛事。  

    3.        ··胡三乐鼎立时期(隋——初唐)  

    4.        ··胡走向融合时期(中唐):唐十部伎、坐立两部伎、俗乐机构的设立与展开、乐人制度的膨胀化(音声人)问题。  

    之后, 赵维平 教授配合地图,详细讲解了影响形成唐代国际化音乐盛事的异域文化及其流入中国的路径。通过展示亚洲地图、中国地图与新疆地区地图, 赵维平 教授认为所谓胡乐文化主要是指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这两股外来音乐文化通过丝绸之路逐渐囤积在新疆的三个地区,形成三个文化繁荣区,它们分别是:龟兹、雨田(和田)和高昌(吐鲁番)。唐代音乐的国际化不仅仅体现在西域文化的传入,还包括东部高丽音乐、倭(日本)乐、以及南部缅甸等国音乐的影响。  

       

        

       

    二、           唐代的俗乐机构——内教坊  

       

    这一部分, 赵维平 教授主要介绍了唐代音乐制度的核心——俗乐机构内教坊。到了唐代,音乐制度分裂为:专司礼仪乐的机构太常寺和俗乐机构内教坊。由于内教坊为隋唐新设,因而 赵维平 教授简单回顾了久远得多的太常寺的历史与职能:太常寺是中国从秦汉至唐的音乐官僚机构,主要行使以祭祀、郊庙、社稷为中心的礼仪活动。太常寺中与音乐相关的是太乐署和鼓吹署,太乐署管辖一般的朝会、祭祀、礼仪音乐,鼓吹署管辖军乐、仪仗乐、卤簿乐、皇帝出迎等场合的音乐,都直属太常寺。  

    随后, 赵维平 教授详细介绍了他对于内教坊为核心的唐代音乐制度与乐人的专项研究。  

    内教坊的建立:初唐武德(618-626)年间,长安都的禁中设置了内教坊,但其渊源可追溯到隋代。内教坊,意为教习内教(亦称女教),即女子修身、教养的地方。武德年间的内教坊(女性乐人为主)与雅乐(男性乐人为主)的混同并演,没有严格的区分。武德后的初唐到开元时期的盛唐,内教坊的制度逐步走向成熟和完善,包括各类及不同层次的博士(教师)的配置、教坊范围从宫廷的禁中走向公开、数量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据史料显示,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内教坊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教坊从太常寺中完全分离而出主事俳优、杂技等的娱乐性音乐与艺术,而太常则仍然专事宫廷仪式音乐。从这一点来看,在职能上教坊已经与秦汉以来建立的太常寺达到各居一方、平分秋色之地位了。  

    武德时期设立的内教坊名称更替过程:武德时设立的内教坊曾多次被改名,由内文学馆改称为习艺馆和翰林内教坊;后来又被沉溺于道教的武则天改称为云韶府,此名可能是来自《书经》益稷中的箫韶九成之意;十几年后又被改名为内教坊,不久后内教坊的字被省略直呼为教坊。  

    唐教坊的乐人组成:内教坊为内教的坊,主要由女乐人为主体,这里的女乐人最早还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女乐。教坊中三千女乐人按演技和容貌高低优劣依次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内人(或前头人);宫人;搊弹家;杂妇女。女伎们因等级的高低,所受的待遇各不相同。  

    随后, 赵维平 教授展示了一些历史画卷,如五代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中的乐舞、敦煌宋国河北郡太夫人宋氏出行图、五代南唐周文矩《宫乐图》,给与听众一些感性的认知。  

       

        

       

     赵维平 教授在这一部分的最后小结,唐教坊的出现与展开,打破了中国东汉以来太常寺所辖的太乐署与鼓吹署专司礼仪乐的格局,在中国音乐史上出现了专司礼仪乐与俗乐的音乐机构,确立了一种新的音乐制度。  

       

    三、           中国宫廷中的乐人——音声人  

       

    这一部分, 赵维平 教授引籍据典,从中梳理出一条唐代乐人的重要名词“音声人”内涵流变的脉络。  

    初唐:根据《新唐书》卷48·百官志,可知唐初的太常乐工当中大致分为雅乐、散乐和音声人三类。根据《唐会要》卷33·散乐的条目记载,音声人应该是歌唱家和器乐演奏家的总称。  

    中唐:音声人一词的内涵逐渐扩大、并变得模糊不清。根据《新唐书》卷22、《通典》卷146·清乐的条目,音声人含意已大大地扩大了,包容了隶属太常及鼓吹署的乐人、音声人、杂户等,即把太常寺所有的乐人总号音声人  

    后唐:其实音声人的概念到了后唐它的含意还在外延。《唐会要》卷34,教坊乐工,同义于教坊音声人,它也包含了教坊中的散乐、徘优等内容。这样,音声人的概念已从纯粹从事音乐的乐工扩展到泛指一般的打杂、耍戏的徘优、散乐之艺人了。  

    从上述唐代不同时期的文献记载可见,中国的音声人从产生到成熟经历了一个嬗变的过程,指由原来纯属演奏器乐和歌唱的乐人到泛指音乐机构中所有的艺人。  

       

        

       

    发言的最后, 赵维平 教授基于由于唐代的音乐是以内教坊制度及其乐人为核心的,提出这一制度的形成变化确立能够反映当时音乐的变化,他总结道:  

    1.        唐的教坊及其乐人——音声人占据了唐宫廷音乐的重心。  

    2.        唐的燕乐(俗乐)扮演了宫廷乐的主要角色,其中音乐制度——内教坊的确立为其核心。  

    3.        内教坊的内容及性格的定位是一个嬗变的过程。从初唐武德至玄宗朝的一百年间逐渐形成而独立的。  

    4.        从唐俗乐机构的确立、乐人制度的逐渐演变勾画出一条唐宫廷乐由雅、俗、胡三乐鼎立的格局走向融合,并又渐变俗化的曲线图。而作为这一时期音乐文化顶点的大唐燕乐、十部乐、坐立两部伎等的核心则是庞大的乐人制度与唐的俗乐机构。它们是大唐宫室对外夸示其文化大国的实力,对内显示贵族权势的朝殿乐  

       

    由于时间关系,本场发言没有进行提问与讨论。  

    分享到:


  • 文章录入:transn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