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22 24日,由上海音乐学院中日音乐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唐代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暨唐代古谱解译音乐会”在上海音乐学院举行,来自中国及韩国的15位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上作了发言。上海音乐学院戴微副教授在大会上作了《唐代琴用指法字谱的演变》的发言。戴微教授的研讨内容大致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存见唐代琴用指法字谱溯源  

    唐代古琴谱式由文字谱向减字谱转变,迄今为止除唐人手抄文字谱《碣石调幽兰》以外,尚未发现其他唐代琴谱存世,故各种散见的早期琴用指法字谱便具有了同样重要的研究价值。 戴微 教授将明代始见载于琴谱中的指法与流传于日本的有关文献相互参照,从日本文献、中国文献存见的唐代琴谱指法以及明代琴谱中转载的唐人字谱中,对唐代琴用指法寻踪探源。

    1、在日本文献中所载唐代琴用字谱,有唐人手抄文字谱《碣石调幽兰》、《琴手势谱》及《音书》三种。

      1)《碣石调幽兰》为中国南朝梁末的名琴手丘明(493-590)所著《琴谱》的摘录本,故曰《幽兰第五》,谱后附曲目数十首。这卷目前所知唯一的古琴文字谱,以汉字记录了古琴演奏的手法、音位、弦序等。一行约二十字,以均整有力、具有唐初楷书风格的笔致所抄写,卷首加笔的部分也应为唐代人所书。该卷的内容曾收录于日本幕府末期至明治时代的医者,森立之所著《经籍访古志》,亦收于中国清代黎庶昌所著《古逸丛书》。原卷曾由京都西贺茂的神光院所收藏,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戴微教授通过对《碣石调幽兰》进行研究,认为包含右手指法50余种,其中大部分指法又有缓、急、疾等多种不同的速度处理。其中包括擘、挑、抅、打、摘等单音指法;复音指法有厯、牽、齪、撮、閒抅、半扶、全扶、蠲 、璅 、却轉 、轉指等。左手指法20余种,部分指法也有不同的速度处理。还有通用字譜近10种,包括散、案、泛(覆泛、仰泛、互泛、對泛);小息、大息等。

     戴微教授据《碣石调幽兰》所用指法来看,认为该曲显然具有声多韵少、繁音促节的特点。

        2)《琴手势谱》:据林谦三称,这是与《幽兰》谱一起由后水尾天皇赏赐给有狛家的。内容包括三部分:南朝陈仲儒“琴用指法”、隋冯智辨“琴用手名法”和唐赵耶利“弹琴右手法”。昭和十六年五月廿八日,林谦三以影写本摹写之。“弹琴右手法”收录了26个指法条目及其字谱解释,除複間抅、圓婁 、長璅等个别指法外,大部分均可以作《碣石调幽兰》所用指法的解释。其后所附“私记”中录有斗折、唈、弯等数个左手指法。可见赵耶利(563-639)所在的初唐时期,古琴指法方面,右手指法已有了相当的发展,左手指法尚未被充分利用;记谱法方面,则以完型的字谱为主,减字谱尚未出现。

    3)《音书》:日本大学者荻生徂徕(物部茂卿,1666-1728)在对《幽兰》谱和《琴手势谱》进行深入研究后,编撰了该书。内容包括:《幽兰谱》(及原谱后所附曲目)、《琴左右手法》(右手法、左手法)、《琴手法图》、《调琴法》。

     2、关于中国文献中的琴用指法,戴微教授列举了《乌丝栏指法》一书。此书即传入中国的《音书》的传抄本。《音书》的大部分内容(除《幽兰》谱以外)经过传抄流入中国,并出现多个抄本。北京图书馆以其原抄本,抄自界画墨格的卷子,故称之为“乌丝栏”,该名沿用至今。1957年,汪孟舒就《乌丝栏指法》,参照唐、宋、元、明(偶及清初)诸家指法注释,撰成《乌丝栏指法释》。

      3、明代琴谱中转载的唐人字谱  

    戴微对琴谱《新刊太音大全集》、《琴书大全》进行了考证,将明代琴谱中转载的唐人字谱进行了研究,她认为《新刊太音大全集》所载之“右手指法”除开始20个减字字符(与曹柔指法近似)、末尾近10个字谱外,其中大部分字谱均与赵耶利“弹琴右手法”相同。《琴书大全》载有“杨祖云指法”,本书所列谱字及解释与《新刊太音大全集》所载之“右手指法”大致相同,惟开头未列20个减字字符。《琴书大全》还载有“唐陈拙指法”,其右手指法与《新刊太音大全集》之“右手指法”及《琴书大全》之“杨祖云指法”大致相同。而左手指法却出现了各类吟、猱、绰、撞等韵法。据此看来,直至唐末古琴文字谱的形式仍然存在,但在指法方面却有了长足的发展。随着大量韵法的出现,古琴音乐声多韵少的特点似乎正在悄然改变。

     

        

     

      二、明代琴谱中转载的唐人減字  

      戴微认为明代琴谱中转载的唐人减字有《新刊太音大全集》、《琴书大全》所载之“曹柔作减字法”;《杏庄太音补遗》所载之“曹氏减字法”;《新刊太音大全集》所载之“唐陳居士指法聽聲數應指法并注譜決”;《琴书大全》所载之“唐陈居士指法”。

      在三种曹柔减字法中,以《琴书大全》所录减字字符数量最多(153),分类最为清晰(右手指法谱77、左手指法谱50、通用字谱26),且规范了后世常用的右手基本八法(擘、托;抹、挑;勾、剔;打、摘)及左手大、食、中、名(跪)指的减字。《新刊太音大全集》所列68个指法,不分类,较为混乱。《杏庄太音补遗》收录51个指法(多为后世所运用,前两种指法集注中所列较为古老的指法已不见踪影),无通用字谱,较为简化。

    戴微通过对《新刊太音大全集》“ 唐陳 居士指法聽聲數應指法并注譜決”与《琴书大全》“ 唐陳 居士指法”进行对比,两种指法集注所列条目,除前者是以字谱在上,减字在下,而后反之外,余皆同(右手诀法30、左手诀法20),认为《新刊太音大全集》应为稍早的版本,《琴书大全》则稍晚。其中左手指法中已出现了后世琴曲中常用的吟、猱、绰、注等韵法,而这一特点在陈拙的字谱中也有着相似的体现。由此看来,尽管唐末古琴在记谱法方面,尚处于文字、减字混用的过渡阶段,但其演奏技法上已显示出它慢慢完成了由“声多韵少”向“声韵平衡”的转换。

    戴微参考中日学者的研究论著,对早期琴用指法详加釐清,以使唐代古琴谱式的演变以及古琴声韵关系变化的轨迹慢慢呈现出来。

    戴微为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教授, 文学 博士,硕士生导师,有深厚的琴学修养,古琴演奏技艺娴熟。戴微发言后,孙晓辉、赵维平陈应时、冯洁轩、秦序等专家学者对其发言提出了问题,进行了探讨。

    分享到:


  • 文章录入:transn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