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23 16:00,博士、汉阳大学名誉教授权五圣在“2009上海唐代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上进行了题为“散乐从丝绸之路传入中韩日”的发言。  

        权五圣 教授主要讨论中国唐代音乐在韩国的传承和变迁问题,通过对新罗末期的韩国著名学者、文学家崔致远《乡乐杂咏五首》的解析来论证。这一研究主要参照《三国史记》、《唐书·艺文志》等书籍中的有关中韩音乐关系的记载内容。发言共分为三个部分:1、绪论;2崔致遠乡乐杂咏五首;3、崔致遠乡乐杂咏五首内容与意义。  

     

     

       

    一、绪论  

    中国古代隋唐七部伎、九部伎、十部伎记载的丝绸之路,位于现在的中国新疆地区、乌兹别克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或地区。这一地区从古代到现在,一直演奏乐歌舞混合形态的公演艺术,这些艺术称为百戏,或者散乐。  

    汉代的散乐是艺人的音乐。这些公演艺术在韩国的《三国史记》记载中被称为乡乐,这名称专在韩国的音乐中使用,所以丝绸之路的乐歌舞形态的公演艺术在中韩日等地区不是使用共同的名称。各国文章中称丝绸之路的歌舞乐,我们将这些歌舞乐公演艺术都假设是“散乐”这个名称的话,在这基础上就可以考察散乐从丝绸之路传入中韩日的途径。  

       

    二、崔致遠乡乐杂咏五首  

        《三国史记》乐志中记载并完整抄录了“崔致遠的《乡乐杂咏五首》”,如下:  

    《金丸》  

    回身掉臂弄金丸,月转星浮满眼看。  

    纵有宜僚那胜此,定知鲸海息波澜。  

    《月颠》  

    肩高项缩发崔嵬,攘臂群儒斗酒杯。  

    听得歌声人尽笑,夜头旗帜晓头催。  

    《大面》  

    黄金面色是其人,手抱珠鞭役鬼神。  

    疾步徐趋呈雅舞,宛如丹凤舞尧春。  

    《束毒》  

    蓬头蓝面异人间,押队来庭学舞鸾。  

    打鼓冬冬风瑟瑟,南奔北跃也无端。  

    《狻猊》  

    远涉流沙万里来,毛衣破尽着尘埃。  

    摇头掉尾驯仁德,雄气宁同百兽才。  

       

    这五首绝句的作者崔致远(857-?),是韩国新罗末期的著名学者、文学家。其字孤云或海云,王京(今庆州)沙梁部人,为庆州崔氏家族的始祖。崔致遠12-28岁曾赴唐学习,中得进士并出任官吏,在唐朝留下了诗文集《桂苑笔耕》(20卷)和《崔致遠四六集》等,记载于《全唐诗》。  

    崔致远有三十余首诗存世,其中《乡乐杂咏》五首,辑于《三国史记》,卷32,杂志第一《祭祀•乐》,当时用汉文写作,这组诗是记录新罗“乐”时提到的,谓“崔致远有乡乐杂咏五首”。这不经意的辑留,给后人研究韩国的“乡乐”与中国的傩文化,提供了一个无法替代的链接。  

    崔致远的乡乐杂咏5首,很可能是有关在唐朝留学时期的一种见闻。因为韩国直到高丽时期,才开始有了才分雅乐、唐乐、和乡乐的划分方法,其中乡乐属于俗乐。而上述分类在新罗时期是没有的。

     

       

       

    三、崔致遠乡乐杂咏五首内容与意义  

      教授认为虽然不能确定这五首绝句在新罗的盛行程度,但是它们的内容和价值是值得注意的。  

    之后, 权 教授逐一分析了这五首绝句,从这五首绝句的内容入手,通过与日本相应曲目的比对,得出以下结论:  

    五首绝句中得《金丸》和《大面》是唐朝的散乐。《狻猊》虽然是在立部伎使用的音乐,但这也是散乐。  

    《月颠》和《束毒》很可能是新罗的杂伎。  

     

    分享到:


  • 文章录入:trans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