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424 上午830,在上海音乐学院602教室,进行了“唐代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的第三场。本场研讨会由牛陇菲先生主持。第一位宣讲的是西安音乐学院的副院长罗艺峰教授。

     教授的发言题目是“唐代音乐哲学中的佛教思想因素——以吕温《乐出虚赋》为例”。

     

     

     

      教授的文章内容包括以下五个部分:一、音乐思想上的唐代,二、佛教与唐代音乐生活。三、吕温的佛教思想背景。四、《乐出虚赋》思想研究。五、空本体论与唯识学问题。

      教授分别从四个方面论述了自己的观点:

    一、音乐思想史上的唐代。

    唐代是中国文化生命的歧出,丝绸之路的影响,意识形态的开放,造成音乐文化的伟大时代。但这个时代的思想创造却是贫乏的,唯一可以彪炳史册的是佛学思想的极大兴盛。魏晋南北朝隋唐的七八百年是大开,所谓歧出时期,中国文化生命表现出深远的弘扬和宏大的吸收、浸润、深刻而洽浃的特点。隋唐是处在这个大开的历史时期,丝路交通,胡乐盛行,佛学大兴,万方来朝,一派开放宏畅的文化气象,文学/艺术上正是所谓根底特厚,华实兼荣的繁盛场面。  

    二、《乐出虚赋》作者吕温的思想倾向问题  

       作者考察了吕温的生平、诗文及思想与佛教的关系。提出了吕温思想的双元架构。目前对吕温及其乐论的研究主要涉及:1、生平研究。2、文学研究。3、教育思想、政治思想、文学思想研究。4、音乐思想研究。  

    其中音乐思想的研究,以 蔡仲德 先生《中国音乐美学史》为最早。但是,从他的研究中可以发现,他没有注意到佛教哲学、佛学思想对吕温的强烈影响并表现在《乐出虚赋》中。作者以为,一般在儒-道两家思想框架内解释这篇文献尚不以道尽其内涵。事实上 罗 教授有佛教信仰背景,深受佛教思想影响,他认为《乐出虚赋》更可能在佛教思想中加以解读,其所表达的音乐哲学是与佛教思想有极深关连的“空本体论”。   

    三、《乐出虚赋》的佛教思想倾向  

    《乐出虚赋》共418个字,句式以四言、七言为主,铺陈物事,清新流畅,喜用对偶,韵散结合,多用典故。《乐出虚赋》收录于《文苑英华·卷七十五》,是其中最具音乐美学意义的唐代乐赋,也是中国古代正面论述音乐本体问题的可能是唯一思想文献 。在此,作者强烈呼唤能否跳出儒道框架来看此一乐赋?

    四、佛教音乐哲学的空本体论

    按照吕温的思想看:音乐是在一个所谓 根乎寂寂,故难辨于将萌;率尔熙熙,亦不知其所自的地方存在着。这就是虚幻的时间性存在和虚幻的空间性存在。因此得出了体现了“法无自性,万法唯识”。

       

    随后,在场师生就以下问题与罗艺峰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

    1、上海交通大学的李金叶教授问道天台宗在日本的影响很大,它与唐时的有什么联系?

     罗艺峰 教授回答道:长安的“天台宗”在日本天台在唐之前就有了,在唐发展之顶峰,后来传至日本、韩国,如今在日韩的影响甚至更大。

    2、牛陇菲先生提出了两个问题。其一,他认为认为佛教对中国影响不深,因为佛教入华后基本都汉化。

     罗艺峰 教授回答道:佛教进入中国后即被理论化,有没有“援道入佛,援道入佛”认为是个双向的问题,佛教到底华化有多深?这也是个双向的问题。在唐代,从西域传来的文化是多种层面的,音乐方面名字都是佛教的,虽然音调基本为本土的,但不能否定佛教的影响。

     牛陇菲 先生的问题之二是:儒佛道三家的关系问题。

      教授认为儒佛道三家的关系问题,也是文史界广泛讨论的,但是不能够否定佛教自身的系统跟儒道的不同,他认为佛教入华与儒道的结合是世界文化史上结合的绝佳范例,在唐代的确是佛教的影响更大,否则不会有灭佛事件,也不会由辉煌灿烂的佛教文化。重要的是思维方式的问题。

    3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系主任赵维平教授从音乐本体方面提出了问题,他以举传入日本、韩国的“声明”为例来说明流传至日本、韩国的“声明”是绝对仪式化的东西,而不是俗化的。

       

    第二位宣讲的是西安音乐学院 李西林 老师。她的题目是《唐代统治者对唐朝音乐文化繁荣的推动考论》

     

     

     

    唐代音乐的繁荣既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也是当时国势兴盛、经济昌明在音乐文化艺术领域的体现,更是唐王朝统治者的偏爱音乐以及积极推动有着密切的关系。唐太宗为盛唐音乐文化的开启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武则天对盛唐音乐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唐玄宗时代则将盛唐音乐文化推向了辉煌的顶峰,中晚唐时期又有唐宪宗、唐文宗等少数有作为的皇帝,他们在位期间也曾励精图治。爱好文教和音乐,对中晚唐音乐多样性和不稳定性,但是,唐代统治者音乐思想的基本特征最能体现当时的主流音乐文化精神。唐代统治者是当时占统治地位的音乐思想的主要创造者、宣扬者和维护者。系统考察研究唐代统治者的音乐活动、音乐思想及礼乐政策,对我们进一步认识唐代音乐艺术繁荣的文化机制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第三位宣讲的是西安音乐学院音乐学系 曾金寿副 教授。他的题目是《隋唐时期中日音乐文化交流赖以兴旺的政治及社会因素浅析》

     

     

     

    本文旨在探讨中日音乐文化交流赖以形成并发展的历史背景,且着眼点集中在隋唐时期。隋唐时期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繁荣时期。其展开的历史背景基于当时政治、社会等各个方面因素的综合。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涉及政治、书法、美术、音乐、歌舞等许多支部门。从涉及的学科中可以看出,音乐的交流只是各种交流学科中的一个分支,分量也不是很重。但是,音乐是“上层建筑”领域内的东西,当它与儒家所推崇的礼乐教化结合在一起,就成为一个独特的门类,成为乐德、乐教的主要工具;当它与佛教结合在一起,就更显得神圣,不可改变。而日本在与中国相互交流中吸收的中国音乐,实际上与当时日本统治者推崇儒家文化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他们对释迦摩尼佛的形象以及慈悲为怀的教义深感崇敬、大家推崇有关。正是基于此原因,在相互交流中产生的雅乐体制、燕乐表演形式,佛教及其佛教仪式音乐在文化交流中就显得具有独特性,也对日本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隋唐时期中日音乐交流与政治、社会等之间的关系。

    一、日本吸收隋唐音乐文化的历史背景

    二、日本雅乐系统的建立

    三、佛教的传入及其发展

    四、佛教音乐在日本的汉化形态

       

    随后,在场师生就以下问题与曾金寿副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系主任赵维平提问:日本是否有奴隶制社会?无音梵呗记载于哪个文献中,学者们就这两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最后,主持人 牛陇菲 先生总结了本场讨论会,认为大家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都做出了新的成绩,有了新的研究视角,对历史上的唐代音乐有了一个重新认识,对历史学的研究提出崭新的思路。  

       

    分享到:


  • 文章录入:trans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