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二:

    采访时间:2016年04月21日9:30 

    采访对象:“易俗社”退休老社长孙丽群老师

    采访地点:“易俗社”小剧场内

    当我们一行人参观“易俗社”场馆内部时,76岁的退休老社长孙丽群老师激动地走了进来,对于我们的到来,老艺术家激动地感谢我们对中国传统戏曲音乐“秦腔”的关注以及对“易俗社”的深入了解和体验。孙丽群老师12岁进入“易俗社”学习秦腔,是“易俗社”招收的第一批女学员。文戏武戏都习,最常演唱旦角。退休二十多年后,再次受到“易俗社”对老艺术家发出的邀请,秉着对中国传统音乐血脉的传承,时常回到“易俗社”教授年轻学员们秦腔。就在我们采访过程中,孙老师还时不时地指出戏台上正在练基本功的学员们需要改正的地方,学员们做得好时,她也会激动地鼓起掌来。

    采访过程中,孙老师讲起“易俗社”的过去、新时代的“秦腔”面貌、再讲到对未来“秦腔”的继承,好几次都激动地红了眼眶。根据孙老师的讲述,我们了解到:

     

    图为孙丽群老师正在接受采访 

    104年的易俗社音乐从演变——创新——提高——丰富,始终传承着最初的理念,使用的仍然是百年剧本。剧社区别于民间自发的单位组织,是由有政治、经济地位的高级知识分子成立。在辛亥革命后期,大力提倡用文艺教育民众,这种“启迪民智、服众社会教育、移风易俗”的思想持续深刻贯彻在易俗社的建设理念中。目前,剧院上演的剧目仍以以历史剧为主,如古典历史剧《浏河湾的新娘》并在北京多次上演,前几年整理出“易俗社”800多本剧本,均来自于剧作家、上课教师等。

     

    图为孙丽群老师采访时演唱秦腔片段 

    在提到现在的秦腔与传统秦腔的不同与发展时有以下几点:1、音乐的装饰音,渲染程度从单一变得丰富;2、传统秦腔乐器单一,现在加入二胡、琵琶、古筝、大提琴、低音提琴来渲染气氛(例如《双锦衣》古典戏,乐器、唱腔更丰富);3、唱腔更加优雅,贴合现代人的审美习惯。

    2015年11月起,在清华大学,出演了《三滴血》、《浏河湾的新娘》(现代剧)、《双锦衣》(上下本),大大吸引了青年观众的眼球。孙老师感慨现在观戏的人没有过去多,原来老剧场门口一大早起床都是拿着凳子排队的人,现在看剧的都是年龄偏大的戏曲爱好者了。此次去清华大学能获得青年阶层观众的关注也是令人欣喜的。

    过去,老师们都是在土地、砖头、沙子坑里练出来的“童子功”,舞台是神圣的,出于保护的目的,除了演出时间,平日里都不能走上舞台。在孙老师这一批学员礼,文戏师承林光明等、武戏师承杨诗意等,都是由老师口传的,现在都演化成了乐谱。孙老师认为很遗憾,装饰音本身是演员自身创造的,地方戏的味儿和韵儿都无法准确用乐谱表达。

    秦腔的伴奏乐器有鼓、锣、梆子、小手锣、钩锣、打板、鼓板、钹,以齐奏居多,一板三眼“一二三打(梆子)”。唱腔、节奏以鼓、梆子为主来确定作品的韵律,小手锣常常使用在开场之前。

     

    图为舞台上的部分伴奏乐器 

    最后,孙老师很遗憾地表示,秦腔是西北大剧种,富有激情、音域宽高。但目前对地方戏种的关注度过低,且常常说“秦腔”是“吼”出来的,说着说着就略有贬义的意味,老师常常纠正他们。

    采访刚落,秦腔班子里的青年唱将们分别演唱生、旦、净、丑角的著名唱段:慷慨激昂的《下河东》中的《赶架》选段、《探窑》中温婉柔情的王宝钏、最具秦腔代表性的粗犷大气花脸《黑虎坐台》选段、女中豪杰《杨门女将》的《佘太君》选段,还有梅旦表演《法门寺》中的《拾玉镯》选段。

    在演唱过程中,座台下的老艺术家时不时还向我们点评台上的学员们,让我们懂得聆听并更进一步走进秦腔的语境,也让我们切身地感受到秦腔演唱的魅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