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1年第二学期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专业音乐美学方向专题讨论课——与协奏曲相关的美学问题讨论

    时间:20110315日星期二上午100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中601      

    授课老师:韩锺恩教授      

    参与同学:陈新坤、贺颖、郭一涟、刘媞媞、魏昇、黄海、竹琛     

    汇报人:贺颖     

    课程记录:贺颖      

         

    20102011学年第二学期,韩锺恩教授沿袭以往课程模式,为音乐美学方向研究生开设针对与围绕音乐作品的专题讨论课程,本次课程内容,主要是通过对某部协奏曲结合克尔曼的《协奏曲对话》一书讨论相关的音乐美学问题。课程形式为每一至两周讨论一部作品,由一名同学作主题发言,其他同学参与讨论的形式,并由韩锺恩教授亲自点评。这学期的第一次讨论曲目为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和《协奏曲对话》的第一章节。    

         

    首先是贺颖同学的主题发言:  

    贺颖同学首先对协奏曲的定义及其发展历史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和梳理,然后对《G大调钢琴协奏曲》的作者拉威尔进行了简要的介绍:莫里斯·拉威尔(18751937)法国作曲家,《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写到:他是20世纪早期最具有原创性和精致性的作曲家,他的乐器创作,无论是钢琴音乐还是管弦乐都进行了新的探索。他音乐的魅力来自于古老的法国音乐的传统以及异国的音乐风情,使得法国音乐变得富予情感性和精致性。他与德彪西一起成为浪漫主义印象派的代表人物。代表作:《波莱罗舞曲》、《鹅妈妈组曲》、《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管弦乐配器《图画展览会》等。  

    接下来她对《G大调钢琴协奏曲》的创作背景进行了说明:G大调钢琴协奏曲》1928年开始构思,完成于1930-1931年间。1931年,拉威尔计划第二次访问美国,为此他创作了这首《G大调钢琴协奏曲》,以便与美国的几个大乐团合作演出。1931年的1111日在巴黎普莱耶尔大厅首演,拉威尔指挥,著名的女钢琴家玛格丽·朗夫人担任钢琴独奏。1932年由杜兰乐谱出版社出版乐谱,作品题献给玛格丽特·朗夫人。对于这部作品作者对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说:我是“用莫扎特和圣桑的精神”来构思它的。“我认为这一协奏曲的音乐可能是欢快和灿烂辉煌的;它并不追求特别的深度和戏剧性效果。……开头,我把这首作品取名为《嬉游曲》。但是后来,我觉得这是多余的,因为‘协奏曲’的名称己经足以说明这音乐的特点。从某些角度着眼,这首协奏曲同我的《小提琴奏鸣曲》有点相似,其中有某些爵士音乐的因素,但用的很有分寸。……这部作品与《左手钢琴协奏曲》一起成为其最后放出光芒的音乐作品。   

    G大调钢琴协奏曲》采用传统的三个乐章结构,乐队编制较小,双管制。    

    之后,贺颖同学将感性体验与结构分析一起介绍,我们通过聆听作品,基本上能够大致听出来它的结构、其中主题的变化、配器特点等等。而进行结构分析时不仅仅依靠乐谱而且还有了听觉上的判断和验证。她对每一个乐章的曲式以及音响结构进行了说明,并对其中的主题发展以及作品特有的音乐特点进行了描述:第一乐章,欢快的,奏鸣曲式。主题带有民间音乐的特色,期间穿插着爵士的音乐元素。第二乐章,很慢的柔版,复三部曲式。首先由钢琴单独奏出了主题。主题旋律带有浓浓的重逢式或憧憬式的意味,又带有一丝回忆感,气息长大而缓慢。钢琴左手的伴奏给人6/8拍的感觉,实际上确实3/4拍,这样就造成了一种与旋律形成错位之感。第三乐章,急板,奏鸣曲式。在小鼓的敲击声中,钢琴开始了双手竞速般的弹奏,然后小号吹出尖锐的滑音,铜模仿爵士乐的滑奏,带了听觉的上的特殊的效果。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个乐章中,每当钢琴要作为主导,与乐队交替演奏时,都会有大鼓的敲击来作为钢琴进入的预示。  

    然后是对这部作品风格因素的探索,贺颖同学认为这部作品有以下几个风格因素:  

    民间风格因素:主要体现在第一乐章。第一乐章呈示部主题,带有浓厚的民间音乐特点,以西班牙音乐为素材,取材于纳瓦拉巴斯克地区的一种古老的舞蹈音乐特点及节奏写成的。  

    爵士风格因素:主要体现在第一乐章和第三乐章。第一乐章副部主题的旋律以及贯穿的下行五个音的音调;第三乐章呈示部主题小号吹奏出的尖锐的滑音等都体现了此风格。    

    现代性风格:大量的运用半音、不协和和弦、特殊的节奏以及从配器上带给人的听觉效果。总体上来说,整部作品已经不在印有“印象主义”的标签,而是晚期浪漫与现代音乐之间的一个具有“过渡性质”的作品。    

    最后,贺颖同学认为这部作品精致、清新,钢琴与乐队不在是竞奏的关系而达到了一种水乳交融的境界,创作手法独到,让人耳目一新,不失为20世纪钢琴协奏曲的精品。       

    此外,关于《协奏曲对话》第一章准备开始:贺颖同学指出这一章主要讲述协奏曲的开始,乐队与独奏乐器分别如何进入的。作曲家用什么样的写作手法突出独奏乐器的地位,并以贝多芬《C小调钢琴协奏曲》(OP.37)为例进行了具体的分析。另外,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一定要听着书中所说的作品的音响,才能够完全领会作者所要表达意思。  

       

    主题发言结束,进行自由讨论:  

    郭一涟:这部作品比较特别的在于第二乐章,左手的伴奏型贯穿了整个乐章,成为了一种内驱力,推动着音乐向前发展,使得第二乐章给人带来对后面音乐的期待之感。我觉得这部作品还是属于印象派的风格,因为整部作品的配器,都显示出音色的元素,音色成为了这部作品的驱动力。另外,这部作品第一乐章没有采用双呈示部并不能算一种创新,因为早在浪漫主义中期就有作曲家这样运用了。  

    刘媞媞:我就说点建议吧,我觉得贺颖把这首作品在结构上的特点展示的比较细致也很清晰,而在对于曲式结构以及配器的分析之后的感性描写好像有点单薄,对于拉威尔这样一个带有印象主义标签的作曲家的作品,透过听觉直观可以把握的感性体验的描述可能更容易捕捉到它所特有的风格。另外对于《协奏曲对话》这本书来说,如何将克尔曼自己对于协奏曲题材属性以及主要风格特的观点征通过结合作品加以更深的阐释,也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  

    贺颖:《协奏曲对话》一书中提到了“反复句”一词,这个反复句是不是指双呈示部?  

    魏昇:反复句在文中是一种相对广义上的概念,不仅包括乐句与乐句之间,也应包括段落与段落之间以及材料在各个部分的运用。另外,在读克尔曼的一些思想时似乎对感性上的一些问题有所引发,如他说的“虎头蛇尾的危险”,到处是理性上带来的危险还是感性上引发的危险,需要我们进一步的思考。  

    贺颖:“虎头蛇尾”主要是由于引子太长,让听众不知道作者到底想说什么,拉威尔的这部作品没有这样的特点,主题一开始就呈现,开门见山。  

    郭一涟:“虎头蛇尾”应该是感性上。  

    竹琛:关于感性描写,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怎样提高语言的对与感性描写的准确性。  

    陈新坤:我的疑问在于如何将所讲的作品与克尔曼的这部著作《协奏曲对话》联系起来。  

    韩钟恩教授:这次课是我们这个学期的第一次以讨论课的形式来研讨作品,头开得不错,关于如何将所讲作品与克尔曼的著作联系起来,我们可以选取书中提到的相关作品,也可以自己根据书中的内容选择作品来进行讨论。  

                                                                          

    (贺颖整理)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一水责任编辑:娜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