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010学年第二学期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专业音乐美学与音乐批评方向硕士、博士研究生讨论课记述(三)

    20092010学年第二学期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专业音乐美学与音乐批评方向  

    硕士、博士研究生讨论课记述(三)  

       

    时间:2010330  星期二 上午100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南222  

    授课导师:韩锺恩 教授  

    参与同学:孙月、陈新坤、周俐、孙慧、苏阳、刘媞媞、魏昇、黄海、竹琛  

    课程记录:刘媞媞  

       

     330 是本学期韩锺恩教授开设的第四堂音乐美学研讨课。承接上周研讨课内容,本次课上继续围绕贝多芬bB大调钢琴奏鸣曲op.106展开分析讨论。现将课程记录整理如下:  

       

    首先, 韩锺恩 教授介绍了一份资料,即本科一年级同学王乒乒所做的课题:《建国以来关于贝多芬晚期钢琴奏鸣曲研究的学术论文的中文文献综述》,文中共列文献(包括硕士论文、国外文章译文等)60余篇。其中主要涉及对贝多芬晚期作品的创作技术方面的归纳,值得我们在围绕其晚期钢琴音乐作品进行讨论时加以关注。同时,带着概念聆听音响,也有助于加深对作品的理解。  

       

    讨论部分:  

    黄海(2008级音乐批评方向硕士研究生):我说两点,首先是本曲较之早期作品在创作上更为自由,晚期作品更加强调调性对抗以及近关系调之间的连接;第二是复调织体的变化,他改变了以往巴赫的复调风格,而在两声部中融入更多对抗的因素。  

     韩锺恩 教授:“自由”更具体而言是指?  

    黄海:这里的“自由”不是随意的自由,而是经过整理的创作,是指不囿于以往奏鸣曲式的框架。  

     韩锺恩 教授:就是对原来规则有很大改变,而不是即兴,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这种自由。  

    黄海:是的  

       

    陈新坤(2009级音乐美学 方向 博士研究生):由于这部作品的复杂性,因而完全阐释这部作品是不太可能的,我只做以下评述:   

    首先,从整体上看,这部作品与101相比,在结构布局上有某种相似之处,如乐章在速度上的安排。而这种布局有刻意而为之的感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之前翻看了整部作品,这种布局在以往作品中是比较少有的,但是在晚期中尤为明显,包括《贝九》以及贝多芬的最后一部弦乐四重奏中都是如此;  

    第二,第一乐章给人很壮阔的感觉,其中运用了大跳、八度音等技法;第二乐章与作品101相比有相似之处,均为谐谑曲的风格;第三乐章有如下特点:以和弦似的陈述开始,这种方式在贝多芬晚期奏鸣曲当中频频使用,此外,左手的和弦式陈述与右手的高音区对峙也构成了此乐章中明显的一个特点,犹如在尘世中守望天堂之感;在45小节处,低音区与高音区之间大幅度的对比,又给人以游离与理想与现实的畅想;在87小节处,通过一个向上的琶音,仿佛进入到“星空意向”的境界当中,此处下方为柱式和弦,这种手法在晚期作品中屡见不鲜,甚至在最后一首中,给人尘世的感觉有减少的倾向。依我看来,这种创作可能和贝多芬个人的处境相关,因为忧患可使人产生宗教意识,作品开始的和弦式进行使人联想到教堂的管风琴,由于严格来讲贝多芬并非一个非常刻板的教徒,他深受新教影响,他的弥撒曲(《庄严弥撒》)既可为天主教所用,亦可为新教所用,他的音乐中融入了很多人的行为的元素;第四乐章中,中间的赋格段几乎超出人的想象,似乎到了康德所说的那种“崇高”的境界,体现着“量的无限增大”“力的无限增大”,与此同时这对演奏家也是一个考验。  

       

    孙慧(2008级音乐批评方向硕士研究生):我翻看了作品的标题,它为“降B大调的大奏鸣曲”,可以得知其在规模上的庞大,撇去技巧的因素,概括上来讲,它体现着极致的复杂,强烈的对比,以及深刻的展开,这三个因素可归结为一种比较矛盾的表达,即其已经超越了奏鸣曲套曲的模式,无论是在曲式结构的规模上还是在其创作技术以及演奏技法上,它都是在创作思维上的超越,当然这种超越也是在一定的框架规范之中的。当时的贝多芬已经完全失聪,因而创作出的东西都是内心东西的外在表达,那么他内心到底听到的是什么,或许值得我们的探讨。  

       

    孙月(2008级音乐美学 方向 博士研究生):我认为在贝多芬的晚期作品,尤其是这首作品当中,我们应当多听细节的表达。因为通常认为,贝多芬的作品在整体上有“组线条”的感觉,这源于其在表达方式以及创作上的特点。但是在这首作品中恰恰相反,我们应当关注其细腻的一面,可以注意到这首作品的慢乐章较长,使用了很多变奏的手法。好的演奏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但如若缺少细腻的表述,作品就会使人感到昏昏欲睡。因而该曲中的内涵需要通过好的演奏去挖掘出来。    

    此外,之前讲到贝多芬的晚期作品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我对此持有保留意见,在这首作品中,我认为很多地方对肖邦与李斯特都有很多启发;  

    第三,我自己在写文章之时会想写作或许与作曲家创作作品有相似之处,为什么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长,这种“长”不能说是冗长,有很多的东西还有待反复去论证。   

       

    苏阳(2008级音乐美学方向硕士研究生):我很同意孙月说其没有冗长的感觉,在听乐看谱时,由于乐曲有很多快速之处,因而我屡屡有跟不上的情况。看谱时我仿佛像是看一幅充满惊喜的画,或许也可以说是一部好莱坞的电影(几秒钟就换一个场景),而非欧洲的文艺片(场景长时间的固定),其没有太多重复。这使我感觉贝多芬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是一个不会落入孤寂瓶颈的人,永远处在变化当中。整部乐曲犹如人生的过程,第一乐章是比较理性与积极向上的,第二乐章是比较调皮的,第三乐章是比较浪漫、遐想的,而第四乐章则是一种疯狂的感觉,而最后又回归了理性。乐曲最后,让我想起晚期二字,犹如人生最后会回归理性的思考一般。  

       

    孙月:还有值得关注的是,为什么很多作曲家,如巴赫、贝多芬、莫扎特等,他们的创作到晚期都很喜欢用半音?  

       

    陈新坤:我再补充一点,在《庄严弥撒》中,贝多芬使用颤音代表圣灵降生,这首作品中的颤音是否和这个有关?  

       

    孙慧:还有就是,这首作品与《贝九》相比,其第二乐章与第三乐章的顺序倒置,这应当是为了突出第四乐章,让第三乐章同第四乐章四有所对比,以便更好的烘托乐曲的情绪。  

       

     韩锺恩 教授:第四乐章开头几乎与《贝九》一样,在 杨燕迪 老师曾经所做的讲座中有所研究。我觉得到了作品展现的时候,即在真正创作的时候,摸索的即兴感不大可能,应当还是有所指向的,自己还没成形的摸索,与现实的创作是不尽相同的。创作还是要将过程展现出来。  

       

    另外,刚才几位同学的讨论中提出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比如苏阳说到的晚期问题,一般我们看其他作曲家,在晚期之时更多是一种凝练之感,简单而纯净,没有太大起伏,但贝多芬恰恰相反,似乎有很多要说,他的作品给我们一种新的空间。  

    孙慧讲到内心听觉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贝多芬身上特别明显,因为当时他已经失聪,外在条件致使我们必须考虑内心听觉的问题。此外,即便贝多芬没有失聪,是否也有内心听觉上的问题。早期和晚期的内心听觉有什么不同?还有什么可以发掘的东西?  

    陈新坤所讲由于相差很多音,在不同音区的展现而导致的空间感,有没有很多“星空意向”的感觉? 单纯从形态上这么说可能有点肤浅,重点是自己的感性体验,我们应当如何去论证。   

    最后是孙月提到的先验声音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同内心听觉的问题相关联,则涉及到内在驱动的问题,这个角度上则更加“形而上”一些,我们可以进一步做些研究。  

       

    在 韩锺恩 教授的指导以及点评下,我们通过两节课的时间针对贝多芬晚期奏鸣曲作品106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讨论既有从音乐本体角度出发,从曲式结构、复调技法、和声、调性、力度、速度、旋律等方面的研究;也有结合历史维度,从作品的创作背景挖掘作品内涵;而作为音乐美学专业研讨课,更为重要的则是在这二者基础上转变为形而上的合式表达,这种探索也是我们进行贝多芬晚期奏鸣曲研究的重要意义之一。  

       

    刘媞媞整理  

    2010.3.31,上海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