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010学年第二学期  

    音乐美学与音乐批评方向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讨论课记述(二)  

       

    时间:20100323日星期二上午100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南222  

    授课老师: 韩锺恩 教授  

    参与同学:孙月、陈新坤、周俐、孙慧、苏阳、刘媞媞、魏昇、黄海、竹琛。  

    特邀同学:郭一涟。  

    课程记录:刘媞媞。  

       

     2010323 是本学期第二次音乐美学专业研讨课,继续围绕贝多芬晚期钢琴奏鸣曲展开讨论。本次讨论的作品为贝多芬bB大调钢琴奏鸣曲,op.106(又称“锤子钢琴奏鸣曲”),鉴于作品篇幅较长,因此计划对此作品的研讨将分两节课时完成。同时,考虑到该作品在上音的多次演出以及引发的学术讨论,此次研讨课韩老师特意邀请本院音乐学系五年级学生郭一涟(已作为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将于2010-2011学年开始随韩锺恩教授攻读音乐美学方向硕士学位)进行主旨发言,结合相关情况和音像资料,对这首作品作一些专题介绍。  

       

    郭一涟(音乐学系2005级本科学生):  

    我之所以对贝多芬的作品有所了解,是因为在几年前举办上海国际钢琴大师班的时候参与过有关贝多芬作品研讨的专题,也曾多次参与钢琴系前任系主 任陈宏宽 教授的演出,因此今天向大家作一介绍。  

    一、首先我们来看贝多芬创作Op.106时的背景情况。  

    其一,是贝多芬在侄子的抚养权争夺战中以失败告终,这对他而言是极大的打击。其二,是此时期贝多芬听觉恶化,甚至只能依靠笔谈才能与人对话。其三,是当时他的生活境遇窘困,贝多芬在一封致李斯的信中这样说到:“这首奏鸣曲是在多灾多难的境遇中写作的,要为面包而作曲,是一件多么辛酸的事。”  

    二、再来看关于Op.106的历史评价。  

    阿萨菲耶夫说:“这部伟大的作品可以称为钢琴上的交响乐……有力的音响,宏伟的构思,在室内音乐范围内前所未闻的创造性想象幅度证实了贝多芬特殊的天才和生活经历的无比丰富的储藏。”谢洛夫认为:“……它包涵了宏伟的快板,辛辣的诙谐曲,无边的柔板和结束的赋格,它深刻的内容和完善的技术形式是无可比拟的。……在贝多芬后期风格的钢琴作品中也有这样的庞然大物’,这是钢琴音乐的最后言语,就象《第九交响曲》是交响音乐的最后言语。”鲁宾斯坦则作出“这是‘巨人、宏伟的奏鸣曲’,是钢琴上的《第九交响曲》。”的评价。  

    三、现在来谈谈我对作品106的理解。  

    我对作品四个乐章的感想如下:第一乐章——“速度?让耳朵来决定吧!”;第二乐章bBB的碰撞”;第三乐章——“头顶与星空的距离”;第四乐章——“否定?超越!”。  

    下面详细的展开讨论:  

    第一乐章:看似残忍的138  

     杨燕迪 教授在他的文章中写到:“困难性是贝多芬晚期风格的艺术追求中最中心的美学要素之一。”他引用了保罗·亨利·朗以及格劳特的两段话,主要讲的就是贝多芬当时内心所听到的声音便写进谱子当中,而不考虑演奏者是否能顺利的演奏、不考虑听众是否能够有耐心来理解音乐。格莱特以若干例子来说明,“奏鸣曲Op.106的末乐章、《大赋格曲》的第一段、第九交响曲最后乐章中四个独奏者的B大调华彩乐段、《弥撒曲》中“永世”赋格曲——简直要靠奇迹才能把它们演奏得中听’”。现在我们来看有关第一乐章的速度之争,即为何速度如此重要? 杨燕迪 老师将第一乐章作曲家的立意归纳为“非人世性、超凡俗性和非钢琴性。”我个人认为138并非是贯穿全曲的速度,它只是一个参照的标准。对138标注最合理的理解便是它是全曲速度的上限,如在114-131小节等处可以达到此速,而在如乐曲开头等处不必也不可能达到这个速度。至于138速度的标准为何会有如此大的争议,实质上在于其艰深的演奏技巧,许多钢琴家在演奏时都为了确保演奏质量而降低速度至120甚至120以下。我所听过的版本包括Brendel1996, Schnabel, Backhaus, Solomen, 陈宏宽(2007年现场及早年录音)。在过快的速度处理中(如Schnabel),钢琴家不得不忽略音乐的诸多细部,速度的变化也十分仓促,看似做到了音响效果上的恢宏,但却丢失了作曲家缜密的音乐构思。在过慢的速度处理中(如Backhaus),由于整体速度相对较慢,音乐的对比被削弱,细节被置于戴了放大镜的耳朵之下,稍有不慎便有过分夸大之嫌,松弛的处理过于夸张使音乐从听觉上多有阻滞之感。在相对合理的速度处理中,陈宏宽现场演绎的速度选择在我看来是最为成功的,他在顺利完成所有技术难度与音乐处理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接近138的标准。他的处理较之其他版本更符合从听觉及至内心对这首乐曲本身的审美期待。这里,为使大家对不同的速度处理有更为直观的听觉体验,分别播放了由肯普夫(Wilhelm Kempff)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以及陈宏宽所演绎的第一乐章的片段。  

    第二乐章:不协和的根源。  

    第二乐章(谐谑曲)是第一乐章的延续。bB大调与b小调的冲突已被贝多芬置入第一乐章中,但一直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穿插其中,这也是造成听觉上“不协和”的主要因素。bBB在第二乐章的交锋呈明朗化,bB大调与g小调在开头便显示出了并驾齐驱的态势。B音在音乐进行中不断被强调,终于在第二乐章的结尾处,bBB实现了它们的首次正面交锋。  

    第三乐章: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这是承载贝多芬哲学思想的一个乐章,杨燕迪写到:“在这个‘绵延’二十余分钟的‘柔板’(Adagio sostenuto)中,贝多芬在精神高度上平生首次升腾到人迹罕至的灿烂星空,并步入永恒至福的神圣涅磐。在随后近十年的晚期创作中,贝多芬将(特别在慢乐章中)从不同角度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描画’这种‘星空’意象和‘涅磐’境界。‘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后人发现贝多芬曾在日记本中认真笔录大哲学家康德的这句名言。或许这是人类的文字语言中对贝多芬此刻精神世界的最佳注脚。”《贝多芬之魂》作者赵鑫珊写到:“贝多芬的音乐思维就是贝多芬用壮美的旋律和庄严的和声运动陈述他对‘人类’、‘命运’、‘世界’、‘道德’、‘上帝’和‘大自然’的种种感受和深沉思索。所以,它是音响化、旋律化了的康德哲学。我想,贝多芬音乐之所以深刻,之所以具有磅薄的气息,原因就在这里。”我所解读的“星空”意象之音响实现就是贝多芬用壮美的旋律和庄严的和声运动陈述他对‘人类’、‘命运’、‘世界’、‘道德’、‘上帝’和‘大自然’的种种感受和深沉思索。所以,它是音响化、旋律化了的康德哲学。我想,贝多芬音乐之所以深刻,之所以具有磅薄的气息,原因就在这里。  

    第四乐章:不折不扣的贝多芬。  

    承载贝多芬哲学精神的第三乐章带给我们带来理解与忍耐上的双重考验,其被公认为贝多芬思想境界最为深刻的慢板乐章,并使这首奏鸣曲至此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然而,达致繁星伸手可得之涅磐境界的贝多芬还希冀什么呢?在带有即兴色彩的引子中,贝多芬不断地否决自己,涅磐之后的新生将不同以往。否定,超越,否定,超越……期待持续累积,“迫使音乐一步步迈向命定的必然目标——一曲以‘坚决的快板’(Allegro risoluto)写就的巨型赋格。”(杨燕迪)我的理解是:星空不是贝多芬的终点,虚无飘渺的崇高维系于屹立不倒的双腿,我认为第四乐章具有“天人合一”的特质,或许研读康德的哲学会带给我们一双更透彻的眼睛。  

       

     韩锺恩 教授:感谢郭一涟同学的讲解,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展开讨论,下节课我们将对这首作品继续进行探讨研究。  

       

    刘媞媞整理  

    2010.3.24,上海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