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从阴阳与鼓匠两类乐班的内部机制而言:
      第一,技艺传承的秩序化。乐班中的过门徒弟与本门徒弟,习艺于不同的起始时间、依照不同的学习方式、甚至接受到的是不同学习内容。为师者教什么、不教什么;传什么,不传什么,传承内容的多少,既是师傅个人决定的事情,同时也体现了新成员在乐班传承体系的具体位置——血缘关系的远近是决定乐班成员具体位置的关键。尽管女性开始介入到乐班之中,但乐班成员中男女绝对有别、技艺的传男不传女仍旧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其举措实际亦是对乐班技艺传承体系中以血缘关系为主体的维护。这,即是乐班技艺传承中的“秩序”。
      第二,乐曲演奏的秩序化。基于秩序空间的整体要求,生发于民间仪式音乐班社——阴阳与鼓匠的被秩序化的建构与形塑,从而形成了他们对于音乐建构中不能变化与可以变化之部分的态度及相应行为。但,固定乐曲与变化乐曲的配合使用及秩序演奏,不过是乐班成员基于乐曲之上的外在表现,关键是其中体现了传统的要求及变化。相对于乐班数百年的演变历史而言,某一段具体时空中的演绎是传统的核心成分与带有创造性的“变量”的综合呈现。在音乐建构的过程中,鼓匠与阴阳总是创造性地运用、采纳其它乐种的资源,或添加、或融合、或更新着原有的传统形式。但总的来说,作为乐班身份象征的乐曲,以及奏什么、能奏什么,变什么、保持什么,则是乐班中乐曲演奏的秩序化要求体现。
      第三,经济收入的秩序化。乐班经济收入的秩序化,体现在乐班成员每次演奏后所得到的酬劳比例之中。班主的绝对经济控制地位:不仅体现在他控制着乐班外在的、显性的报酬,决定着分配的比例;同时还显现于他控制着乐班的隐性经济地位——名声。谱本与技艺,作为乐班的正宗嫡传的标识载体,是乐班与乐班之间不同社会地位与声望高低的表征,是直接影响到经济收入多少的重要因素。换言之,经济收入的秩序化特性,亦即乐班基于谱本与技艺之上的“保守性”生存意识。
      总而言之,在村落的秩序化空间——庙会与丧葬之中,乐班自觉因循着内外一致的、统一的秩序化规则而生存。在传统造就了乐班秩序化生存的同时,乐班成员以自己的行动实践与履行、支持及维护了传统对他们的形塑。他们,没有质疑、没有反抗,甚至从未想过为什么就接受了代际延续的、秩序化的生存状态。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