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学期第三次研讨课,讨论作品为李斯特《彼特拉克十四行诗123号》(Sonetto 123 del Petrarca),讨论内容还是围绕作品的材料和结构方式、钢琴语言的特性以及标题如何置入作品等问题展开。

    《音乐美学专业研究生研讨课》记录(三)

     

    时间:2008年3月25日10:0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311办公室

    记录整理人:周华生

     

    按:3月25日为本学期第三次研讨课,讨论作品为李斯特《彼特拉克十四行诗123号》(Sonetto 123 del Petrarca),主旨发言同学为李忠、周华生,讨论内容还是围绕作品的材料和结构方式、钢琴语言的特性以及标题如何置入作品等问题展开。

     

     

    李忠(二年级硕士研究生)

    【曲式结构】

      结论:引子+A+B+A1+C+A2+尾声,即前有引子,后有尾声的回旋曲式结构。具体结构为:引子(114小节,4+3+2+5);A1529小节,4+6+5);B3040小节,4+7);A14148小节,4+4);C4960小节,3+9);A26168小节);尾声(6985小节,4+8+5)。

    【钢琴语言特性】

    半音化和声在这首作品中有较多的运用,并有多方面的表现,这一手法的运用对于李斯特实现其音乐意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品中运用半音化和声手法的地方有:①、57小节的左手部分;②、67小节的右手部分;③、89小节的右手部分;④、1011小节的右手部分;⑤、1314小节的右手部分;⑥、3436小节的右手部分;⑦、4951小节的右手部分;⑧、5860小节的右手部分、左手部分。半音化和声在作品中的多方面表现:①、上行渐强。代表着情绪的渐趋热烈、高涨。例如3436小节右手部分。②、下行渐弱。情绪由紧张、热烈走向平稳、安静。例如5860小节右手部分。③、上行弱奏。情感的升华。例如67小节。④、断奏上行并结合下行跳进。代表某种渴望与祈求。例如1011小节右手部分。

    【意义诠释】

    李斯特是标题音乐的积极倡导者,主张音乐要表现明确的思想感情。《彼特拉克十四行诗——no.123》的音乐内涵显然是与相应的诗歌相一致的,即它们都表现了“爱情的升华”这一核心主题。整首作品的情绪基调和贯穿全曲的情感发展逻辑,以及相应的音乐创作手法的运用,无不是对“爱情的升华”这一主题进行“李斯特式”的逻辑构建。

    与“爱情的升华”这一主题密切相关的创作手法主要有:①、某些上行半音化和声语汇的运用;②、主部主题再次呈现的时候(41小节开始),李斯特采用在高音区用极弱的力度呈现,给人以无限圣洁、高贵、遥远的情感体验;③、引子部分的持续高音“F”,代表着“永恒”,随后的高八度显然是起着加强的作用。④、尾声部分,音区渐高,力度渐弱,速度渐慢,爱情得到升华,心灵得到解脱。

    各部分情感内涵释义:引子,前半部分是爱情的永恒,后半部分是不断加强的对爱情的渴望与呼唤;A部分,爱情主题,对美好爱情的赞美与向往;B部分,对爱情的热烈追求;A1部分,爱情的圣洁与遥远;C部分,内心的苦恼与挣扎;A2部分,对爱情的平静思考与遐思;尾声,爱情得到升华,灵魂得到解脱。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