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美学专业研究生研讨课》记录(二)

     

    时间:2008年3月18日10:0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311办公室

    记录整理人:崔莹

     

    按:3月18日为本学期第二次研讨课,讨论作品为李斯特《彼特拉克十四行诗104号》(Sonetto 104 del Petrarca),主旨发言同学为武文华、崔莹,讨论内容还是围绕作品的材料和结构方式、钢琴语言的特性以及标题如何置入作品等问题展开。应导师韩锺恩教授恳请,钱亦平教授提供有关作品分析材料,在此谨表谢意!

     

    武文华(二年级博士研究生)

     

      1、我认为此曲为单主题的变奏曲式。变奏方式主要是“装饰性变奏”(最后一次变奏由于织体密度急剧膨胀,已有性格变奏的初步状态),通过大量的和弦外音构成的旋律华彩来装饰主题旋律,通过主题变奏过程中一次比一次更加丰富地装饰手段,非常自然地将初次呈示的旋律与织体进行了扩充与拉宽,以揭示主题的性格;主题在得以不断深化与升华的情况下,主题的基本旋律线条、基本和声布局以及基本结构都没有发生质变,而是在旋律及结构的各个细节、推进速度、音型与织体密度上有明显变化,同时调性中发生的离调所构成了不稳定性的段落,也使得主题变奏在方式上能够自然摆脱原有的内在静止感,从而使音乐的推进力得以蕴蓄并达到渐进发展。

     

      2、初次呈示的主题旋律由3个乐句构成,它们在E D E 的调式调性中,以多种节奏形式在时间感觉上,形成或发展为以下模式:同音重复(如以主和弦3音作类似静止般叠加的水平运动)、在不影响明确调性中心稳定感前提下的大量变音与半音声部进行、小规模的旋律音型绕动、似长叹息般的乐句行进等。其中节奏类型呈现为:多元化的方式,如以匀等型、顺分型、延留型、多处的延长示意、非均分以及渐慢或自由处理时类似散板的节奏特点的综合节奏处理,足以在较为缓慢的乐思陈述中体现出一种内在、深沉、暗自涌动却又纯真挚热的主体情感;旋律线条的整体特点是回绕与流畅相携,其间平稳进行结合八度大跳(仿佛隐秘心绪的跌宕起伏)、大量的左右手琶音进行(有如心波荡漾之感)、于音区交替间所行进的密集上行推进及倾泻下行的双音或和弦模进(似潮长潮落)以及其全曲中充满的节奏比值之游离及密度对比等,极大地增加了音与音之间的内在的、微妙的紧张度,也更加贴合于原诗中所深刻流露出的“赞叹、渴慕、忧郁、呼求”的诗意内质。

     

      3、全曲整个的调性布局为:

    引子                                  主题                   变奏1(高八度重复)

    1-6)                              (7-20)                     (21-37)

         小2度(小调色彩)                       E D E E                  E D E E g E

    2度(大调色彩)        

    模进及主题节奏预示及引入             15-20小节旋律在左手           29-37小节旋律在右手

                                                                         并且出现主题装饰性扩充

     

             变奏2                                   尾声

            38-64                               65-完)

         E D E E #C bG e G                         E #C E E

    再高八度并叠加,声部内部织体密度         在些许大小调的交替后,

    填充,情感引发高潮,主题装饰性变         对主三和弦从不同和弦音位置

    化,结构得到了第2次更大的扩充,         开始分解琶音性的描绘。

    46-53小节旋律在右手,并且于46小节

    开始为#C大调,50小节为bG大调,

    高潮回落,62小节为e小调,64小节

    G大调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