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传美名,音苑留佳音

    ——黎英海学术研讨会综述

     

     

    回顾人生,回首往昔灯火阑珊时,薪传艺术之火种,为历史研究提供鲜活之史料,是人物寿诞活动价值之所在。129日上午北京翔云楼二楼会议室里春意盎然、鲜花漫香、喜气洋洋,中国音乐学院“庆祝黎英海先生80华诞暨学术研讨会”在这里隆重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宾朋齐聚一堂,就我国著名作曲家、民族音乐理论家、教育家黎英海教授的学术人生展开深入的探讨。这是中国音乐学院为弘扬学院内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的资深教授之学术成就而举办的系列活动之一,也为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研究提供鲜活的史料是举办的祝寿活动重要目的之一,中国音乐学院杨静茂副院长坦言此类学术活动要体现的人文关怀是活动的初衷之所在。他解释说,将现当代音乐家的祝寿作为一次重要的学术活动,集中展现音乐家的学术人生,是中国音乐学院学术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这一系列活动有吴景略、冯文慈、刘明源、黎英海等四位先生,碰巧的是刘明源先生的活动也在今天举行,可谓“双喜临门”、“双星同寿”。

    与会专家就黎英海先生的艺术人生、人品、才学展开了深入探讨,发言踊跃,以致大会主持人樊祖荫">樊祖荫教授不得不将各位的发言时间一紧再紧,发言者意犹未,颇感不能尽展胸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未能得到发言机会,这些足见先生学术、人品的巨大感召力。樊祖荫相邀各位留下发言稿或论文,《中国音乐》将集中展现。

    一、忆往昔,情真意切学苑景

    峥嵘岁月,才情人生,自古才子多知己。手足情,师生意,情真意切学苑景。在浓浓的亲情氛围下,与会者不约而同地聊叙起与先生共同生活过的点滴经历,或朋友、或同事、或学生,先生以其高尚的品格赢得了人们的赞誉。

    刘福安动情地从他和黎英海在青少年时期就相知相伴说起,叙述了他们在川南师范读书时浓浓的同乡情谊,讲述了他们一起在抗战歌声的歌唱中自学音乐的快乐往事,道出他们在聂耳、星海等人的抗日救亡歌曲影响指引下走上音乐道路共同经历。1943年考入青木关国立音乐学院的黎英海鉴于刘福安家贫的情况指引刘考入同城的另一所音乐学院的师范科,1958年刘福安来到上海音乐学院教和声,黎英海用刚出炉的《汉族调式和声研究》指导刘在和声课上讲授民族和声问题,刘福安与黎先生的手足之情、患难之意、共同奋进的经历和由此产生的深厚情谊感染了在座的宾朋。鲁日融声称自己虽未有机会受教育于黎英海先生,但在民族器乐方面的创作经常受益于黎先生的作品和理论,并向黎先生赠送了“寿”字的字画,表达其诚挚之情。姚思源回忆了90年代他们同为北京市音协副主席时(黎英海主抓创作,他主抓教育),先生关心音乐教育,积极参与到当时的大量群众音乐活动中,关心群众音乐生活,并指出先生所主编的《歌曲》杂志不是挂名而是每期必审的,足见其认真负责的精神。陈其钢回忆了他自附中时起就得益于黎先生的教诲,并受用至今。汪毓和回忆说比他大两岁半的黎英海很早就有接触,心直口快、是个性情中人的黎英海与他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合作过很多项目,比如编《中国大百科全书》、《聂耳全集》等,朝夕相处的感情让他们度过了人生中难忘岁月,先生慨叹:这个人值得交!心里总想着我们的音乐生活发展,很“佩服”其艺德!陈应时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生活谈起,述及了黎英海先生在当时“华东民族音乐研究室”任主任期间与于会泳、夏野、高厚永等一批民族音乐研究者在当时的探索研究,道出了在那段岁月里民族音乐研究的火热情景,也回忆了先生对自己学习的教诲和指引。黄白深情地回忆了先生作为自己的启老师给自己艺术道路所作的指导,她是《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的第一批受益者。她回忆起先生的民族调式研究引导她解决了上学后在传统音乐和学院教学方面给自己造成的苦恼和困惑(自己喜欢传统音乐,但学院里开的课都是西方音乐体系),她声称虽然后来黎先生调离了上海音乐学院,但只要一看到《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就好像他就在她身边。先生还播放了雨果公司制作的她用民歌改编的合唱曲,算是向黎先生提交的一份作业,请求先生的批阅呢!黎信昌称赞黎英海是一个率直、透明、纯真的人,热爱生活、对生活有追求、极富生活情趣的人,学问、人品令人敬佩。他回忆了在做学生时期的点滴记忆,回忆了在农场怂恿黎英海先生修理收音机比赛、背着其夫人和学生在一起喝酒吃饭的趣事……浓浓师生情溢于言表。杨青坦言得益于黎先生的教益颇多,他回忆了1983先生把他从上海音乐学院调到中国音乐学院,先生对自己一生的发展都给予了莫大的关爱。杨通八回忆了先生指导他创作、学习的动人往事,称先生的学术影响了他音乐的发展方向。特地从四川赶来的高为杰说,虽然他没有享受到先生的教益,但先生的著作对他影响很大,他回忆了先生刻苦钻研的精神令他敬佩——至今还坚持练琴半小时以上,是川派作曲家中重要的人物之一。金湘坦言先生是他非常敬佩的先生之一,他回忆了先生为自己艺术歌曲集作序所体现出的提携后辈的高尚品格,述及了先生以实际行动创建“中华乐派”的责任感,认为先生是一个性情率直的人,令人称道。吴正云用几件小事动情地讲述了她和黎先生之间的深厚师生情谊。大学时,先生是她的多声音老师,但改题时往往还给予她以创作上的启迪;生活上,她举了在农场时生活的一些往事,赞扬先生为人热忱;在农场时,在生活和业务上都给予了她很多帮助,如修改她配的和声伴奏;在南艺工作以后,自感无法胜任工作,先生对其帮助很大,如引导她与周围的人相识,让其他艺术家给她提供实践机会;还记得农场时患病,先生和其夫人顾淡如辗转找到她家探望,令她倍生感动。

    黎英海的生活主要在学校里,师生情、学苑景是其生活的主体,他总是在关键时刻帮助其学生或同仁的感人往事成为人们心中永不忘却的记忆,他从小事做起,以他高尚的人品感染了每一个与他有过接触的人。“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先生以自己的行动体现了中华民族优秀教师的美德;业精于勤、不断进取,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召着人。

     

    二、探理论,调式和声学界传

    刻苦钻研,体系民族调式和声,学界广为流传,影响深远。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先生开始研究民族调式和声,成书于五十年代末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全面系统地阐述了汉族音乐“调式”、“和声”问题,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次学术活动人们就此领域展开了探讨。

    樊祖英简述了黎英海50年代开始研究汉族调式和声的上下文背景,评价其理论研究具有突出的历史地位。杨静茂叙述了黎英海作为自己的硕士生导师黎先生在其民族调式和声研究方面的巨大引导作用,在其学术理论发展方面所起的导航意义。朱宗堂代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杨立青宣读了贺信,并以个人名义表达了他对黎英海先生的崇高敬意和生日祝贺,赞扬了先生在中国民族音乐方面的基础理论性研究及其学术贡献。民族管弦乐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孙殿英代表会长朴东生表达了祝贺并赠送了贺匾,同时,还以个人名义评述了黎英海先生在民族音乐方面突出的贡献,赞扬了《汉族调式及其和声》对自己学术发展的影响。刘福安叙述了自从教以来,《汉族调式及其和声》对自己教学和研究方面所起的作用,评价该作是第一部系统严密的民族调式和声著作,并对2001年再版的《汉族调式和声研究》给予了肯定,认为其在及时吸纳学术研究的基础上丰富自身的理论体系,黎英海不断进取的学术精神值得称道。石夫从①勤奋一生、治学严谨②坚持民族化、坚持自己的美学观理论方向③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并不断变化等方面对先生的学术理论进行了评论。先生赞扬了黎英海敢于将自己的学术理论公诸于世让大家讨论,深化了民族音乐理论的研究。姚思源从《汉族调式及其和声》一书在自己1946年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同学们相互传抄一事说起,直至最后买到这本书后视若珍宝辗转翻阅,慨叹了先生此作的学术价值,并坦言至今对此书印象很深。他说,旧中国的音乐学子自发地探索中国风格民族音乐语言成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周恩来的“三化”理论对当时民族化语言的探索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他认为先生在探索民族和声时借鉴了西洋传统的大小调和印象派和声理论,总结了五四以来的音乐家们的创作,结合时代和自己的创作而进行的全面研究,其宽阔的眼界是该作的特色。他还认为对《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的讨论要遵循历史唯物主义,认识其历史局限性,但不能凝固地看,它是一本历史价值的著作。陈其钢认为先生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位把和声作为一种感觉将理论和创作融为一体的先生,虽然自己在西方生活、创作了22年,但先生的民族音乐和声理论对我以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冯光钰以《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在他这里交融互通》为题阐述了先生的理论研究是在创作、教学实践中进行的,《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巧妙地运用了两种思维方式。陈应时以“《汉族调式及其和声》把我引上乐律学研究之路”为题阐述了该书的出版对自己学术研究与发展的巨大影响。先生说,该书出版后,自己在学习之时恰逢黄凌、吕自强两位就书中某些问题,如:调式、调性、综合调式、《梁秋燕》的调式等与先生进行探讨,自己也就自己的认识参与了讨论。认为先生运用的实际调性来分析的,而其他两位运用的是固定唱名体系来分析的,由此,肯定了先生的理论观点。之后,先生述及了他由此展开的中国乐调理论研究,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相关文章。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黎先生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等理论研究的启迪。杨青认为《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为何颇有争议?是因为它打破了西方传统和声的“功能性”框架而将和声带入“非功能性”的层面,在和声织体、复调等方面也有创造性的研究,对后世的研究与创作影响很大。如陈其钢的《逝去的时光》就有运用五声音乐的摩擦,很有张力,其铺垫无疑在于黎先生。龚耀年自称非常庆幸是《汉族调式及其和声》一书的第一批试点班。他认为该书中提出的和声型织体,对他以后的创作帮助很大。记得当时提交的作业“改编的云南民歌《十八姐》”,先生批改认真,对我鼓励很多。自己后来的《中国民歌儿童钢琴曲集》就是先生注重和声教学中的键盘和声的结果。杨通八认为《汉族调式及其和声》一书属基础性研究,虽然晚于王震亚的“中国民族调式和声研究”,但却是当时最系统的研究,具有奠基性、划时代性的意义。高为杰认为《汉族调式和声研究》一书具有里程碑式的价值,对他影响很大。它触犯了西方和声理论中的教条,虽屡有争议,但无疑和西方和声一样也是人类的遗产,先生的著作把中西方和声作了融会贯通,而且做得很“精通”。

    从此次研讨会上,我们看到了黎英海先生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一书及其相关理论研究在学界产生的巨大影响,人们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对阐述了黎英海民族调式和声理论研究的历史性贡献。

     

    三、赏作品,民族五声时代曲

    五音六律曼妙乐,民族五声时代曲。作为一位中国作曲家,黎英海先生留下了数量可观的音乐作品,研讨会上,人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对其作品进行了高度的评价。

    樊祖荫总论了黎英海作品的民族特色以及时代风貌,并略举了先生在钢琴、声乐方面留下的耳熟能详的力作。刘福安就“黎英海作品音乐会”展开了对黎英海先生作品的评价。音乐会作品所透露出来的明确的民族性,对建立中国民族乐派意义非凡。他说,黎英海作品注意到了音乐和人民的密切关系,他认为先生可以称为是中国的民族音乐家。具体曲目上,他认为其中的两首作品——《杨白劳》和《夕阳箫鼓》非常喜欢,认为值得作曲家本人撰文以解其艺术价值。先生认为《杨白劳》一曲的改编是对原歌剧咏叹调的一次再创造,挖掘了作品涵盖的戏剧性,人物塑造鲜明生动。石夫认为先生的作品技法精简,以浅显见真功(最浅显的是最难学的),深化了民族音乐理论,其技法是与其美学观相结合的。权吉浩认为“先生作品音乐会”对其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并深深地感动了他,也叙说了自己是聆听先生的音乐成长的。他认为先生的作品精致、细腻,其中的复调音乐具有非常精致的线性组合,非常丰富的和声音乐语言。如《在银色的月光下》一曲运用同主音转调技法超越了时代,书写了中国民族音乐辉煌的一页。姚思源对《民歌小曲50首》在钢琴音乐织体方面的创造性及其和声内涵给予了很高评价。汪毓和认为先生编配的钢琴伴奏把民歌的诗意很好地挖掘了出来,如聂耳的儿童歌曲《雪花飞》,很简单的音乐线条写得非常精到,高人一大截!《饥寒交迫之歌》深入地理解了音乐,将情感和音乐融为一体。先生还将聂耳的《夜半歌声》、《新女性》组合在一起,很有深度。汪毓和说自己对《民歌小曲50首》很早就喜欢,这部曲集重视钢琴音乐的民族化。先生认为50年代末先生在多声音乐民族化体系方面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先生的钢琴曲高于他人之处是从钢琴本身、传统音调、钢琴语言风格化等方面做了很好的探索。《夕阳箫鼓》比原琵琶曲的音乐丰富多了,吸收了30年代改编为民乐曲的《春江花月夜》,有对民乐音色、织体的模仿,摆脱了西方钢琴语言的束缚。杨青认为从学习黎先生的著作、作品可以认识他的艺术格调,从黎先生的艺术歌曲(如《枫桥夜泊》、《春晓》等)、钢琴改编曲,可以看到一个知识分子对中国古代文化的再认识;《夕阳箫鼓》的织体语言,是探索民族化的重要作品,其艺术价值还没有深入研究,值得进一步推广。杨通八探讨了先生在艺术歌曲的创作上的艺术特色,他说,先生在80年代初和任中国院创作室主任时创作的《唐诗三首》中创新的方式和古典音韵结合得很好(传统调式理论实践在技术上),和罗忠镕的五声性十二音技法等都是当时的创新技法中代表。这三首作品作为技术理论的研究,其艺术性、技术性都是中国艺术歌曲的典范之作。另外,他谈到中国传统音乐符号重建不是停留在纸上,也在发展,先生的创作就是这样一个工作,这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高为杰认为先生的艺术歌曲创作锐意精致,如《在银色的月光下》一曲中的降六级音一出来把他的心都“泼”出来了。《枫桥夜泊》中的多调性、新的和声手法等是中国艺术歌曲的精品之作。他还称道先生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忘创作,六七十岁时还笔耕不止,这种锐意进取的钻研精神难能可贵!

    黎英海先生的音乐具有其鲜明的民族音调、时代风格和独具个性的语言特点,在半个多世纪的流传中,许多作品成为经常演出的经典。这次研讨会集中展现了人们对其作品特色的挖掘,精致、简洁是其作品特色,而关注时代、民族之本是其作成功的关键。正如杨青教授所言,对先生音乐作品的研究还值得进一步推广,以期发掘其作的民族性、时代性和艺术性。

    研讨会将末,中国音乐学院张雪书记对以上诸位的发言非常感动,坦言中国音乐学院会永远感谢黎先生这样的老艺术家,也愿先生能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继续关心学院的发展、教学研究。黎英海本人最后感谢诸位的光临,并申明了自己的出生是在农历1926年冬月,属老虎,也即阳历19261215,是第一次登记户口时公安机关搞错的,这里算是对音乐史工作者的一个说明。他谦虚地说自己做了一些工作,但还远远不够,还想做很多事情,如:想写一本《歌曲钢琴伴奏》……十年浩劫啊!是对我生命的一大浪费。千言万语集中一起:感谢大家!辛弃疾有诗云:“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到天凉好个秋”,一切尽在不言中。先生在“欲说还休”辗转数遍,心中感慨无以言表,最后大叹:“真想再重生一辈子!” 研讨会在近乎悲壮的气氛中结束!

    本次“庆祝黎英海八十华诞暨学术研讨会”从黎先生的学术人生、理论研究、作品三方面深入认识了他的学术贡献,人们畅所欲言、坦抒胸怀,从不同人的角度探讨了先生的人品、才学及学术影响力。在总结先生学术贡献的同时,也为中国近现代音乐史提供了许多鲜活的第一手资料,展现了围绕于黎先生的一系列近现代音乐史料,另外还有如“山歌社”的音乐活动等鲜为人知的近现代音乐史料也浮现在人们面前,衍生了新的课题,学术活动达到了预期之目的与效果。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ngel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热图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