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610日上午9点,由中国音乐家协会西方音乐学会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办,上海音乐学院西方音乐史学科团队承办,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西方音乐教研室策划的“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研究方法及史学观念研讨会议”在上海音乐学院(北214教室)如期举行。来自全国多所音乐高校的师生及学者参与会议,其中参会发言代表共计43位。会议开幕式由赵维平教授(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主持,之后相继由杨燕迪教授(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西方音乐学会会长)、余志刚教授(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西方音乐学会副会长)、王晡教授(西方音乐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发言致辞。其中杨燕迪副院长谈到:塔鲁斯金不仅是一位资深的音乐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活跃的社会批评家,长期为《纽约时报》撰稿,他在西方世界的学术影响力非常值得国内学者的高度关注。随后,余志刚教授提到《牛津西方音乐史》这套书将音乐研究的细节放在更大的社会历史中来叙述,努力将以作曲家为中心的写作方法转移到更多方面。这次研讨会与之前的不同,以前是针对一本书查尔斯·罗森的《古典风格》,由杨燕迪翻译的,这回是针对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六卷本,是英语原文,这表明我们学习研究的不同方式。王晡教授则谈到,此书作为一部极具个性的史学著作将给广大音乐学者带来更多新的启发。与会代表还包括武汉音乐学院汪申申教授,以及上海音乐学院韩锺恩教授、李小诺研究员、梁晴副教授和甘芳萌老师。在开幕式最后,各位参会代表共同祝愿本次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开幕式后,参会代表在接下来为期两天共五场的会议中进行发言与讨论。  

       

    开幕式致辞  

        610日第一场 9:4511:30参会代表宣讲论文及讨论  

    (主持:刘彦玲 蔡永凯)  

    本场共有6位参会代表发言:  

    首先发言的是西安音乐学院崔兵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第零卷——从塔鲁斯金的历史“留白”反思古希腊罗马音乐的历史学属性。她提出塔鲁斯金不完全是个性化的也不完全是颠覆性的,其史学范式是传统的、通摄全局的,而其历史是活态的、当下的。她解读了塔鲁思金音乐史学观的两个维度:其一是西方文明,一个包罗万象的历史“全景”;其二是艺术音乐,并对古希腊罗马音乐的“存在方式”进行了反思。

    第二位发言者是上音乐学院伍维曦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理查德·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中世纪部分阅读札记二则。他针对中世纪音乐之于“西方音乐史”的意义及其与西方文明的关系、中世纪音乐实践中“口传记忆”和“音乐文本”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他指出历史不仅是当代史,而且是当代观念史,并提出音乐既可以被聆听,也必须被阅读。  

      

      

    第三位发言者是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张舒然,她的发言题目为:重释“完美艺术(Ars Perfecta)”之路——塔鲁斯金论16世纪教会音乐。她针对《牛津西方音乐史》第一卷第十五、十六章进行深度阅读,阐述了塔鲁斯金在书中所提出的一些问题,例如需要重新看待若斯坎的影响、关于帕莱斯特里纳的论述等,并就书中的方法、批判和观照进行了探讨。

    第四位发言者是上海音乐学院张继红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探索音乐史写作的方向——“从蒙特威尔第到蒙特威尔第的歌剧”之研习。她以第二十章为观察点,对三个方面进行了讨论:(一)塔鲁斯金以逻辑推理的方法展开历史论述,她对该章标题的作用、对比的手段、内在逻辑性进行阐述;(二)塔鲁斯金将历史的内容置于现实进行思考;(三)该套著作是一部以人为中心的音乐思想史,她探讨了著作中涉及到的诗学与美学、总体史学的知识方法以及音乐思想史等话题。

    第五位发言者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吕常乐博士,他的发言题目为:观念、视角与方法——以两部音乐断代史对巴赫康塔塔的论述为例。他以横向比较的方法,对比了沃尔特·希尔《巴洛克音乐史》和塔鲁斯金的《十七、十八世纪的音乐》中有关巴赫康塔塔的论述,针对两书的篇幅、体例和侧重点以及论述方式的不同进行了探讨。  

    第六位发言者是上海音乐学院孙月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调性的结构力场与意义表征——从塔鲁斯金对贝多芬c小调作品的叙事到韩锺恩“c小调表情问题研究”。她以塔鲁斯金对贝多芬c小调作品的史学叙事为主,结合韩锺恩有关c小调表情问题的相关研究,阐述了调性在音乐中的结构力场与意义表征问题,并由此引发思考,进一步进行了探索。

    610日第二场 13:3015:00参会代表宣讲论文及讨论  

    (主持:班丽霞 何弦)  

    本场共有5位参会代表发言:  

    首先发言的是台湾辅仁大学蔡永凯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个体与集体的辩证:塔鲁斯金《十九世纪中的音乐》之德语艺术歌曲论述。他从三个方面探讨了德语艺术歌曲作为一个音乐史题材的特色,主要对《牛津西方音乐史》中舒伯特的讨论进行了阐述,以这一题材为中心关注这些作品在塔鲁斯金于第三、第四卷著述中的论述脉络和功能。

    第二位发言者上海师范大学明虹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作为俄罗斯裔背景的塔鲁斯金史学视角解析。她介绍了上世纪俄罗斯的历史背景与文化情况,并对塔鲁斯金的学术研究情况进行了概述,提出其音乐研究结合了政治局势与意识形态,她认为塔鲁斯金有意识地引起了世界对俄罗斯音乐的关注。塔鲁斯金始终把俄罗斯音乐和其它国家的音乐放在同一视域下进行研究,其音乐史学研究是“无界”的。

    第三位发言者是上海音乐学院甘芳萌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李斯特交响诗标题性音乐构成——兼论塔鲁斯金相关历史定位及其他音乐史学观的方法论问题。她指出塔鲁斯金认为李斯特的交响诗是和德奥18世纪交响曲传统一脉相承的,阐述了其对李斯特“奏鸣套曲-奏鸣曲式”与主题变形、三度的和声语汇与结构观念等的讨论,并对塔鲁斯金所探讨的李斯特交响诗所折射出的“新德意志乐派”的音乐观念进行了思考。  

    第四位发言者是苏州大学音乐学院刘彦玲老师,她的发言题目是:塔鲁斯金剖析新德意志乐派的切入视角——黑格尔式音乐史史观与先锋派音乐史家。她以弗兰兹·布伦德尔的“进化”为原则的音乐史撰写模式及其标题音乐理论为切入点,提出塔鲁斯金以其所代表的黑格尔式史观来定义19世纪的“新德意志乐派”,从不同角度将之视为联系20世纪各种体现现代主义精神不同面相的重要意识形态。

    第五位发言者香港中文大学洪丁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由“历史主义”管窥塔鲁斯金《西方牛津音乐史》中的作品分析视角。他对《牛津西方音乐史》第三卷第八章历史主义相关内容进行了思考,提出塔鲁斯金将“历史主义”一词限定在十九世纪与“新德意志乐派”有关的语境中,而对十九世纪德国历史主义的批判则正是《牛津西方音乐史》的主线。他探讨了其写作机制和内容主题,指出塔鲁斯金的历史主义态度使得其对音乐本体的讨论有着策略上的两难。  

    第六位发言者是浙江音乐学院杨九华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历史文述中的捷克音乐家——兼谈塔鲁斯金对19世纪民族乐派的态度。他从总体概况、述史布局和问题分析三个方面谈论了塔鲁斯金在《牛津西方音乐史》中关于德沃夏克与斯美塔纳的讨论情况。他提出,塔鲁斯金从“个体”出发来构架“整体”,将民族乐派置于整个浪漫主义的大环境之下,将“民族”放入“世界”——其对民族和世界这种观念的诠释,体现了其“否定之否定”的哲学观。  

    610日第三场 15:3017:00参会代表宣讲论文及讨论  

    (主持:洪丁伍维曦  

    本场共有5位参会代表发言:  

    首先发言的是四川音乐学院杨晓琴老师,她的发言题目是:边界触碰——关于塔鲁斯金对马勒在世纪之交极端倾向的捕捉与评析。她指出,塔鲁斯金对马勒音乐风格归属问题与其他学者相比有所不同,选择《第二交响曲》进行深入分析,并选取现代主义的一个重要特点“极繁主义”(maximalism)作为切入点,从第二交响曲的配器、调性和声、旋律风格、情绪对比等方面论证了马勒的极繁主义风格。

    第二位发言者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鲁瑶,她的发言题目是:在德奥民族主义中矗立并超越——从塔鲁斯金对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慢乐章的叙述展开。她指出,布鲁克纳交响曲创作的中心是慢乐章,这一现象从音乐文本或接受史角度出发都指向了德国的民族性问题。塔鲁斯金在叙述中对布鲁克纳慢乐章的强调隐含着对其民族性的凸显,并在分析时着眼于它所在的宏观语境,拒绝断裂的块状叙述,将民族性编织在线性网络中贯穿著作,以一者见血的批评呈现出无比通透与澄明的洞见。

         第三位发言者是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博士徐璐凡,她的发言题目为:20世纪音乐史的“真正原点”——塔鲁斯金“泛”论新古典主义。在她的发言中希望与大家讨论:关于新古典主义,塔鲁斯金到底说了些什么?(What),他是用什么方式说古典主义的?(How)以及他为什么要这样写新古典主义?(why)。她指出塔鲁斯金以“互文”的音乐描写手法,将新古典主义置于互文网络中,以此考察与之关联的文本群。她认为,塔鲁斯金的历史书写重新定义了音乐史料,我们需要对各类文本保持开放姿态,让不同史料互相对话。同时强调塔鲁斯金用思想史脉络关照音乐史的写法能够让音乐学者站在一个更加宏观的版图面前思考音乐史。

        第四位发言者是武汉音乐学院袁利军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从极繁主义到集合动机——塔鲁斯金对勋伯格早期无调性音乐创作思维演变的论述。他指出,“极繁主义”这一概念包含了那个“世纪末”时代对“传统接受”进行终结的诸多“激进式强化”的手段,他们在作品本体的形式层面各具特色的“极繁化”手段构成了这一时期的独特风貌。在塔鲁斯金看来,无调性音乐的出现实际上是为了实现某种神秘学层面的理解和完美的目标,而“不协和音的解放”和“无调性”的本质只是作为传达这一神秘学启示的媒介而存在的。

        第五位发言者是四川音乐学院何弦老师,他的发言题目为:以政治为视角的音乐史深描——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中的美苏冷战与音乐。他指出,塔鲁斯金在对苏美冷战初期音乐的观察中,东西两大阵营之间通过音乐文化传达的意识形态对立是最核心的内容。在有关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叙述中,塔鲁斯金以开阔的视野,揭示了掩盖“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表皮之下的政治对音乐的控制,更进一步突显出苏联政府以音乐为政治宣传手段的目的。而对于序列主义在美国的发迹,塔鲁斯金持有质疑态度。他通过追溯这一体系在西方阵营的踪迹,揭示“自由”这一修辞在美国冷战初期政治中的矛盾性。何弦最后指出,塔式以音乐史为途径,作出关于政治事件和思潮的反思,并提到音乐史的写作应该具有政治的、社会的诉求。  

    611日第四场8:3010:45参会代表宣讲论文及讨论  

    (主持:刘彦玲 蔡永凯)  

    本场共有6位参会代表发言:  

    首先发言的是上海音乐学院梁晴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20世纪之“断”——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第Ⅳ与第Ⅴ卷的问题划分、体例及思路。她指出,在塔鲁斯金眼中的历史是鲜活的,他有自成一体的“断”法,并从力断、巧断、独断、断而不断四个方面展开叙述。她认为历史本身不是断裂的、单线条的、僵化的,对于有些问题,应采取若断若连、断而非断地方式来叙述,形成间接持续的、纵横显隐交错的线索。最后提出,塔鲁斯金“断”之某些特征,非其目的,真正的目的只有透过书中纷繁的亮点找寻背后的真知方可参悟。

    第二位发言者是中央音乐学院班丽霞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经历了一切之后”——塔鲁斯金谈音乐的后现代主义。她从音乐后现代主义的政治文化根源、先兆和“多重编码”三个方面展开叙述,指出塔鲁斯金对“后现代主义”的历史定位,他在阐释后现代主义诞生的背景、根源以及发动力时,引入了与冷战紧密相连的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维度。她从塔鲁斯金的论述中看出,进步主义信念是先锋派艺术的根基,但后现代主义是对这一信念引发的一系列现代音乐现象的逆反。

    第三位发言者是杨婧老师,她的发言题目为:塔鲁斯金的叙事世界——《牛津西方音乐史》素描。她从撰史的视野与目标、历史叙述的批评性、历史本真性问题三个方面展开叙述,指出塔鲁斯金不轻易接受任何历时预设与解释体系,而是怀着强烈的探索精神重新发掘历史细节的深层意义和语境网络,并且使读者对于宏观抽象的时代、概念、思潮以及人物有了切实的感受。

    第四位发言者是梁静,她的发言题目为:《牛津西方音乐史》中的音乐史治史观念——以塔鲁斯金对肖斯塔科维奇的叙述为例。她从塔鲁斯金的治史观念、“事出有因”的叙述模式、构建历史语境以及展现多维的历史四个方面展开叙述,指出在塔鲁斯金的叙述过程中,一方面深受宏观“总体史”的影响,期望为读者展示全部的时代氛围;另一方面,书中的内容不再是简单叙述客观史实,而是在音乐实体中探究与时代息息相关的“思想”,凸显音乐的意义。  

    第五位发言者是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陆杨立,她的发言题目为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八篇西文书评摘记。她简要阐述了八篇来自英语学界的学者对《牛津西方音乐史》所作的书评,从塔鲁斯金《牛津西方音乐史》反对或颠覆了什么、全卷阅读的重要性、篇幅差异引起的讨论等方面的评论作出了整理,就著作中对于作曲家或作品的筛选究竟是一种选择还是一种疏漏的问题为重点进行了叙述。  

    第六位发言者是刘娟,她的发言题目为:关于《牛津西方音乐史》(高校版)。她在发言中向大家介绍了《牛津西方音乐史》(高校版)随书配套发行的多种资料,包括录音、线上资料、电脑题库、教师资源光盘等。还谈到这套“高校版”将提高学生批判性思维以及作品聆听与作品分析技能作为教授目标 她指出以六卷音乐史为基础的“高校版”虽然在内容上作了删减,但六卷本所体现的当代音乐史思考方式与蕴藏其中的批判性思维并没有缺失。  

    过程当中,主持人刘彦玲老师和蔡永凯老师对每一个话题都进行了精心点评,及时提供国外有意义的最新学术信息,他们的话语既活跃了严肃气氛,又有效地开拓人们的思考,他们的点评也成为此次会议的一大亮点。  

    611日第五场 11:0012:00自由发言与讨论  

    (主持:崔兵 甘芳萌)

       在自由发言与讨论环节,首先由余志刚老师发言,他指出《牛津西方音乐史》作为一本具有批评性思维的书,在阅读的过程中应持有批评精神。紧接着汪申申老师就这套“鸿篇巨制”译成中文版的可能性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随后王晡老师就《牛津西方音乐史》写作中艺术音乐与流行音乐所占比重的问题进行探讨。孙红杰老师就晡老师谈到问题引发思考,并谈到《牛津西方音乐史》这套书的特点之一在于它的“主观性”,而这一特点与其他西方音乐通史比较有很大的不同,并指出在阅读这套书的同时更应与其他通史相结合。

       随着各位学者的踊跃发言,现场讨论逐渐升温。邓军老师就《牛津西方音乐史》十七、十八世纪部分有关“统筹性”的思维进行讨论,并指出华丽风格、洛可可风格、善感风格等音乐风格的理解在塔鲁斯金的叙述中呈现新的局面,在阅读的过程中深受启发。洪丁老师就上述几位的发言,结合塔鲁斯金的史学观点,也谈到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历史是所有事实、意义与价值的条件总和而非基于这些事实、意义与价值的物竞结果。并向大家抛出“什么样的内容应该包含在音乐史内?”的问题。

        会议临近尾声,由上海音乐学院伍维曦老师与梁晴老师发表讲话。首先伍维曦老师谈到,此次研讨会以读书会的形式展开,从阅读《牛津西方音乐史》可以发现,单一模式的关注已不再受用于音乐史的研究,书中独到的史论见解,试图提出一种全新解读西方音乐史的视角,而这些观点将对汉语世界的学者有重大启示。最后梁晴老师说道:感谢每一位到场的学者嘉宾,你们的到来为此次会议增色,激起学术碰撞的火花。很希望我们对塔鲁斯金学术方法及观念的研讨,能够转化为中国音乐理论所用。对塔鲁斯金,我们没有任何学术偶像化的必要,他及其著述《牛津西方音乐史》只是我们学习进过程中的一次启发,让我们知道,有一种学术活力叫塔鲁斯金!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银弦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