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美学学会理事会主办

    上海,2013.11

    2013音乐美学专题笔会在南京举行

    2013音乐美学专题笔会于2013.11.16-17在南京艺术学院举行。本次笔会由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发起,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音乐学研究所、学报编辑部主办,以中国古典音乐美学问题研究、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问题研究、以古琴及其他中国民族器乐为主的文人音乐、民间音乐研究命题进行讨论。同时,还有专门为青年学子特设的雏燕论坛,并以艺术实践活动为载体展开相关学术问题讨论。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40余人与会,34人作专题发言。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邹建平教授致欢迎辞并宣布笔会开幕,中国音乐美学学会会长致开幕辞(见附录)。

    发言题目及主要内容如下:

    16日上午上半场由邢维凯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主持。

    王少明(星海音乐学院教授):《道家“自然乐论”中的“自然”——一种现象学视域》。从意向性角度提出物象自然、意象自然、道象自然三个概念。具体内容因录音原因没有记录。

    刘承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的学理重建》。他指出这个问题是他自己在对中国音乐美学的认识过程中逐渐认识到的。主要思考的并不是我们对于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专题研究,而是指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作为一个基本原理描述,在这个意义上需要考虑三个问题,一是中国古代音乐美学与现在的学术题材不接轨,需要调整,那么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建设应该如何进行,他认为应该首先实现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中心的转移,其次注重传统音乐美学现象特点研究,还要关注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现象特点形成的文化背景;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引入现代学理元素,现代学术研究注重分析性,注重方法论,而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缺乏分析精神,要加强作品形态分析、创作过程分析以及理论学理分析,还要对古代资源的重新阐释,避免简单的用西方方法解读中国传统音乐现象;第三个问题是要注意处理阐释性和规律性、互文性和独创性以及理论性和实践性等几对关系。

    叶明春(西安音乐学院教授):《唐代敦煌壁画“迦陵频伽”造象与佛教音乐美学》。迦陵涉伽是佛教教义中传说的人首鸟身“乐伎”,它在敦煌经变画中也存在,发言者认为其在经变画中的出现更多具有象征意义,象征“佛”,是佛的化生,因而迦陵频伽并不一定是实际的存在,唐代敦煌壁画上出现的迦陵频伽及乐舞造象,都是佛教教义观念的直观表现;历代敦煌石窟的开凿,以及壁画上画出礼佛乐队、迦陵频伽及“众诸鸟”形象的行为,也都是画工及供养人受往生极乐世界的礼佛心理所驱使。从主客观两个方面,都体现出佛教音乐美学的审美理想和追求。

    宋瑾(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说的哲学与做的哲学》。他从观念、概念、行为以及言说等方面对中国古代文人的音乐思想做了解说。首先从观念方面对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中的几个范畴“中”、“正”、“和”等进行了梳理;概念中涉及中国古代的音乐观念以及审美追求;后又列举了中国古代文人的音乐行为以及相关言论;最后指出说的哲学是实践之谈、感悟之言,而做的哲学是观念引导下的亲历而为,东西方自古一直都有不立文字的传统。所以,发言者最后总结,应该重视音乐实践,只有做到,才会真正知道。

    郭树荟(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声音造型与直觉想象在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中的作用与意义》。她首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与困惑,即中国传统音乐美学作为一个种类繁多的复杂的音乐现象,但有必要对其进行美学理论与音学意识的理性系统观照,应该如何参照?中国传统音乐在形态上比较成熟,但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在学理上一直还没有完全建立起一套成熟理论体系、学科语言。她指出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的范畴对象包括中国传统音乐理论、中国音乐美学史、中国古典音乐美学、中国当代音乐美学等,都不可能抛开中国传统音乐。那么各个方面应该如何关联,各自的特质又是什么,应该如何对接,这都是面对的问题。郭树荟教授试图以中国传统音乐中的声音以及直觉想象等现象为例说明如何对中国传统音乐作出美学解读。又分别以戏曲音乐和时调小曲为例说明了中国传统音乐中具有造型作用的声音中所具有的共同经验、共同知觉、共同语汇以及不论在口头文本还是书面文本中,个体凭直觉创造对经验和想象综合状态进行处理而形成的思维的共性特征。

    下半场由刘承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主持。

    高迎刚(山东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祭礼乐舞与礼乐精神》。发言从封建时代的祭礼乐舞、现代祭孔乐舞的发展演变、祭礼乐舞所体现的儒家礼乐精神以及与时推移的儒家礼乐精神等几个方面对祭礼乐舞的概况以及所体现的礼乐精神作了梳理和总结。祭礼活动始于孔子去世当年,当时只是由孔门弟子及孔氏后人进行的家事,帝王祀孔始于汉高祖刘邦,但祭礼乐舞规格到南北朝时期才逐渐确立下来,乐用“轩悬”,舞用“六佾”,成为后世最常见的祭礼乐舞规格,但基本各朝代对仪式都有所变动。至中华民国建立后的祭礼活动只是一种纪念孔子诞辰的活动而已,与以前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现代祭礼活动广受关注却也颇受批评。发言者认为,总体来讲,祭孔之礼是“礼”的一种,也是一种“节”,体现的是不同时代人们对孔子思想的理解,并一度成为人们重要的生活内容之一,其中既有对中和之境的向往,也有对人伦幸福的憧憬,更不乏各种现实利益的诉求。

    萧梅(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以体认为中心的感知觉过程——有关中国传统音乐审美经验的思考》。之前在韩锺恩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问题研究》一书中有写过她在台南艺术大学作客座教授时讲授中国传统音乐美学课程的相关文章。作为民族音乐学,这种感知觉变化过程是我们了解文化传统及变迁等非常好的材料。整个审美经验的历史本身应该成为音乐美学非常好的基础的材料。那么面对这种变化怎么样去做研究,民族音乐学学科,包括田野考察、局内人局外人的融入跳出等方法对我们做研究都有帮助。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当我们在进行感知觉研究时我们用什么样的语言语汇,当然我们可以看很多西方的东西,但更重要的是对文化当事人文化的了解。民族音乐美学何以合法化?这也是要考虑清楚的问题。

    郑长铃(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回归与异化——关于古琴音乐文化现状及其未来发展的思考》。之前因为参加一些活动接触到一些古琴家以及音乐院校的古琴教师,所以对这个问题有所关注。他首先对古琴音乐文化现状进行了梳理,涉及到社会传承(包括家庭传承、琴社活动以及社会其他阶层等)与学院传承、政府对古琴文化传承中担任的角色等几个方面。接下来他又回到题目本身,提出我们应该回归于哪里以及如何观照异化的问题,认为应该接受多样的客观存在。或二元对立,或固守原传统,应该如何认识传统。应放弃一枝独秀的建构理念。

    下午上半场由宋瑾(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主持。

    罗艺峰(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音心二本的误会》。具体内容因录音原因没有记录。

    韩锺恩(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以古典范式呈现美学思想并通过传统形态凸显审美特征》。发言内容包括基本问题、学科范畴、历史断代、古琴设问、器乐发展以及深度问题等几个方面。认为在无法改变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失声的前提下,能否做些工作。首先是基本问题,包括蔡仲德提出的六对关系;然后是学科范畴,有蔡仲德、于亮、以及杨赛等先后涉及,他自己也提出过声音乐形象意情神等9个范畴;还提出了按照心里想到的去写、依据眼睛看到的去写以及有赖身体感到的去写等3种中国音乐美学史断代依据,进而提出历史没有小事、田野没有拉圾以及文化没有空白3个看法。以赵文怡将要进行的古琴研究为例,有一些思考,包括古琴音乐是情感的声音存在还是意象的声音存在,是借景报情还是立象尽意,或者言志成境?通过《谿山琴况》中的24况进一步如何关联中国音乐美学范畴。最后回到命题本身,韩锺恩教授提出能否在高文化论域中合式作业?如果否定,至少需要回答去体裁近类型的文化音乐将之所以是的声音置于何处?不断铺张的类地方性叙事的结构力场又如何自觉应对传统高文化规训?如果肯定,也需要回答高文化语境何以形成并适度传播?

    管建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东方音乐美学的“味”与音乐风格》。他以印度的“拉丝”引出中国对于美的概念,中国一般认为“羊大为美”,在《说文解字》中说“阴阳从大,甘也,甜也。”孔子说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中国是食文化,味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由此他联系了中国音乐中的韵味与音乐风格极为相关。“味”无法用客观的方式书写下来,是直觉体验,而非主客观认识论存在。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差异与语言是非常不同的。音与心结合就是“意”,从胡塞尔开始一直在寻找意向性,一直到福柯,这是西方的方法论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找不到自己的语言体系、语言哲学的根基,那美学问题可能有点麻烦。中国的音乐美学是建立在汉语言思维、汉哲学文化的基础上的,如果用西方音乐美学套用,可能会存在方法论的问题。中国古代的诗品、画品,品味,古琴的24况,完全是哲学思维。韵味涉及到中国民歌、戏曲等各个方面。如果要对中国传统音乐美学进行研究,一定要有一套中国音乐美学方法与体系。中国里的“音”“声”概念是在西方是没有的,认为音乐与语言关系非常密切,但我们往往忽略了“声”的研究。总之我们要回归我们的文明基点与西方美学进行差异性对话。

    邢维凯(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传统的认同与现实的抉择》。首先他提出问题:什么是传统?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思考。当前对传统有不同的界定与说法。我们通常认为传统与现代有一道界限,但不要认为传统就是不可变动的,我们的当下也会是将来的传统。还有我们怎么理解传统?传统分三个方面理解。他认为传统包括经史子集当中记载的观念,以及现代人理解的意象性传统。我们在面对传统时,更要面对现实,注重实践,真正接触到的现实与理论有很大差异。总之,继承传统要立足于创造未来,关注现实,立足当下,运用古人思想更要用来解释当下的所作所为,为我们今天的行为服务。

    黄汉华(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先秦乐论中的“身”及其相关问题的思考》。他首先对先秦文论中“身”的多重含义进行了解读,指出先秦文论中的“身”虽然在不同语境和文本中其含义是有差别的,但“身”无论是作为“自身”的、“躯体”的、“形体”的、作为”气“的,它都是一个整体性的概念,都是“身心一如”的整体,“身-心”关系的统一,是先秦文论中“身”最本质的内涵。然后又提出了发言者自己对于相关问题的思考,包括先秦文论与西方文论“身-心”关系的差异、 音乐感性经验中的“灵-肉”、“身-心”中隐含的“快感-美感”问题以及音乐符号中的“灵-肉”、“身-心”问题。他指出在先秦儒道的视域中,生命是心身一如的整体,而在西方古代哲学与美学理念中,“身”与“心”是二元对立的。并认为在音乐感性经验中,美感是必然建立在快感基础上的,而在音乐符号的表达中,“身”是“心”的能指,“心”是“身”的所指。

    孙佳宾(吉林艺术学院教授):《〈溪山琴况〉音乐美学思想研究》。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主要瓶颈,古代和传统有不同的涵义,前者更强调断代意义,后者强调历史的延续性。进行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时把古代音乐以及古代音乐美学以及现当代音乐现象结合在一起会更有意义。会议议题本身具有可操作性,只要中国传统音乐还在传承,就不得不激活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在音乐生活中的作用。不能只停留在西方音乐美学的话语传统谈论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如何将中国音乐美学与中国传统音乐的形态特征等相联系进行规律性探究,是非常重要需要思考的问题。很多音乐美学界的人对中国传统音乐形态不了解,熟悉中国传统音乐形态的人缺乏美学修养,导致了两者的分离。要将中国传统音乐形态融入到中国音乐美学研究中来,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古代文献的现代阐释;二是传统的美学理论与中国传统音乐形态分析相对接。

    下半场由管建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主持。

    冯长春(华南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断想》。具体内容因录音原因没有记录。

    范晓峰(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在理解中的建构——重构音乐美学的概念》。他首先对理解进行了界定与说明,进一步指出作为规定性的和作为体验的两种不同的音乐理解,并指出前者的哲学基础是个体主义,后者的哲学基础是群体主义。个体主义哲学观将整体看作由部分构成;群体主义哲学观则是将社会视作一个基本事实,而不是个体。但他认为个体与群体并不一定是对立的关系,整体是由局部构成,而局部一定是整体的局部。他指出在音乐美学领域往往过于强调个体主义哲学观念,忽视群体主义哲学观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个体主义哲学观,而是我们要将两种哲学观念结合在一起,做个体化的拆化(分析)是为了更好的理解整体。最后指出,当下音乐美学学得缺少的不是教学方法,不是教材,不是教师,而是指导音乐美学研究的哲学观念和人类学的理论与方法。观念不到,行为不到;行为不到,更无观念可言。整体论音乐哲学观念和教育方式,理应成为我国音乐美学学科的发展方向。

    段蕾(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京剧音乐中的悲情性》。首先对以往对于我国古代音乐美学思想以及传统音乐形态的研究状况进行了梳理,指出“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问题”这一课题是王次炤教授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人文精神》一文中首次提出,指出“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考察中国传统音乐中的观念和形态之间的联系应该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沿着这样的研究思路,段蕾的发言以京剧音乐为研究对象,首先对“悲情”进行了界定和分类,对中国古代文论中关于“悲”的多种提法进行了概述,选取了京剧其中具有悲情性特点的唱段,并与我国传统音乐美学、戏曲美学思想中“以悲为美”的审美思想相结合研究,力求在揭示京剧音乐悲情性这一重要的审美风格基础上,进而总结出中国式悲情性“雅而含蓄”的审美特征,最后上升到了我国古代哲学思想层面中去探讨“悲情”的传统文化根源。

    李明辉(潍坊学院教师):《困惑与探索》。集中了他平时对于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问题进行思考后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包括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的研究对象问题、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的立场问题、中国传统音乐美学言说问题等。他认为我们要立足传统说传统、立足现代说传统、立足西方说传统,又进一步思考在母语断裂之下如何言说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问题,应区分中国的诗性语言言说以及西方的逻辑语言言说。最后提出自己的观点认为在传统断裂的情况下,我们要注重时代的现实,超越传统就是对传统最好的继承。

    王晓俊(南京艺术学院学报副主编):《返本原道:一种传统音乐美学研究基本方法》。首先他对发言题目中的“返本”进行了解释,指出一般意义上的返本包括返文化之本、返人性之本。那么将返本原道作为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研究的思想方法指的则是要返中国古代音乐之本、返中国古典音乐美学之本、返中国音乐学术传统之本以及原中国古代音乐之道、原中国古典音乐美学之道、原中国音乐学术之道。王晓俊又进一步提出将“返本原道”运用于研究实践时一是要探寻中国音乐源流,二是要掌握中国音乐发展的基本规律。他又以自己的博士论文《返本原道——中国竹笛演奏艺术的美学传统研究》(导师:刘承华教授——为例说明了自己为此所作的一次尝试。最后得出结论,我们要回复到古代传统中去寻求当代音乐生活亟需的道德价值源泉,以此构筑一个现代性的新价值体系;还要运用现代观念共设去重新解释古代音乐传统,使得当代音乐及音乐家的价值理想获得悠远历史的支撑。

    李小戈(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编辑):《广陵琴派琴乐特征的禅宗美学分析》。广陵琴派是清代以来我们琴派的大宗,对我国当代琴乐发展影响深远,特征鲜明,善跌宕,节奏节拍不规整较自由。李小戈指出随着对广陵琴派及其文化脉胳认识的深入,其琴乐特征的深层次文化依据渐渐呈现了出来,禅宗美学对广陵琴派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因为广陵琴派在清代中后期的传承脉胳中包含了相当多的僧人,为禅宗思想在琴乐中的体现提供了一个基本前提。“禅”是我国禅宗理论的一个本体范畴,既指禅境也指理想人格,禅宗中的南宗禅主张彻底的不二法门哲学,主要精神是超越逻辑、绝对平等、无生无灭并相信不二法门是实相世界,是真理。这种思想使得琴人在演奏时追求琴乐节奏节拍的自由,才能获得其圆满性与自足性。广陵派琴僧云闲上人主张“琴禅合一”,琴必须和琴人心中至高追求“禅”特征保持一致,所以琴乐特征就要和禅的美学特征统一起来。总体来说,他认为清初广陵琴派形成和发展时期,其琴乐特征正是受到其琴人禅宗理念的影响,而逐渐形成了音乐节奏节拍较为自由“跌宕”的特征。

    何艳珊(人民音乐出版社编辑):《体•相•用:音乐学写作的中国范式》。她先对当前“音乐学写作”研究成果以及我国传统音乐学著作写作方式进行了分析,后又提出中国音乐学写作的三维范式。她提到当前音乐学界有于润洋提出的“音乐学分析”、有韩锺恩先生提出的“音乐学写作”也有宋瑾先生提出的“言说音乐的三种术语”,现代音乐学写作的基本模式是建立于感性直觉经验之上运用理性语言写作。而我国传统音乐注重“悟性”审美以及“艺以载道”,写作多用意象性语言。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中国音乐学写作的三维范式:即体、相、用。体所对应的是悟性,使用“意象性”语言;相对应的是感性,使用“情感性”语言;用所对应的是理性,使用“认知”、“技术”性语言。

    16日晚上,由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学生、老师以及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在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演奏厅共同呈现了一场“2013音乐美学专题笔会室内音乐会”。表演内容包括:昆曲选段演唱《游园惊梦》、《皂罗袍》,演唱者上海音乐学院赵文怡,竹笛伴奏上海音乐学院王骏星;二胡独奏《江南春色》,南京艺术学院张娴雅,钢琴伴奏南京艺术学院黄紫橙;琵琶、古筝、竹笛合奏《春江花月夜》,琵琶演奏上海音乐学院于亮、古筝演奏上海音乐学院赵文怡、竹笛演奏上海音乐学院王骏星;古琴独奏《平沙落雁》,上海音乐学院赵文怡;笛子独奏《秋蝶恋花》,笛子演奏南京艺术学院汪茹婷;会议荣幸地邀请到著名古琴艺术家成公亮表演他新创作的古琴独奏曲;最后是福列《C小调第一钢琴四重奏》,钢琴演奏南京艺术学院刘南、小提琴演奏南京艺术学院吴璇、中提琴演奏南京艺术学院陈亦伟、大提琴演奏南京艺术学院马莉。

    17日上午上半场由孙佳宾(吉林艺术学院教授)主持。

    杨赛(上海音乐学院副研究员):《〈乐记〉的整理与研究》。目前国内有关“文论”的研究中,《文心雕龙》作为核心已被较好地研究,然而在“乐论”方面,对于《乐记》的研究相对而言却还远远不够。尽管我们的先辈对《乐记》已有诸多研究,但是运用什么方法去精确理解这一文本引起了我的思索。我认为对于《乐记》的研究首先需要找到其最确切的底本。通过不断比较研究,最终选定了《唐石经》(拓本)作为研究对象。其次运用宋代著述家的方法将《乐记》划分11章、54节、395句,并将历代著述家的相关注释列在后面。从中可以解决一些小问题,如《乐记》的渊源在哪里?《乐记》是怎么传播的?等等。

    冯效刚(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中国传统唱论研究的历史与现状》。首先关注了目前学者对于中国传统唱论的研究。唱论与琴论是中国古代表演艺术的两个重要领域。而唱论不仅是历代艺术家对唱的技法以及美的方面的总结,而且与大众密切结合。因此这个理论形成于大众的认可。此研究最早从60年代开始,但在文革前没有引起国内研究者关注。80年代这一问题逐渐被许多学者关注,但还没有上升到美学意义层面的研究。21世纪后研究唱论美学问题的有226篇,其中硕士学位论文有18篇。主要对“戏”、“字”、“声”、“腔”、“情”等方面的研究。在这一基础上,我的几点思考是:1、扩展“历史文献”的视野,2、关注戏剧、文学领域的相关研究,3、加强对哲学研究的关注。

    高拂晓(中央音乐学院学报副编审):《中国音乐美学问题研究及写作之我见》。在有关音乐美学问题研究时主要有三种方式:关于思想与观念的文献研究、文化与审美的形态研究以及从文本到实践的研究(表演研究),而我主要集中研究表演研究。我认为表演研究是文献研究与形态研究的综合,技法研究与表现研究的综合以及思想文化与美学精神的综合。是乐谱、意图、阐释的整体研究。在表演的观察中我们深刻挖掘许多审美问题,比如对于马勒的同一首作品,德国演奏家和美国演奏家处理方式的不同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不同国家的人对于作品的理解是不同的。而在中国传统音乐的表演中,还能观察到不同场域下不同演奏所包含的审美意涵。我认为现在音乐美学写作中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简单的套用理论,而不从实践中去总结。常常以现象、表现做比较而不是本质比较。我认为写作应避免以古文释古文、理论套实践、以现象做比较。

    马卫星(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阿德诺音乐社会学思想对中国当下音乐生活的启示》。对中国民族音乐传承与发展的启示:培养大众对民族音乐解读能力;对音乐创作思想的启示:音乐与大众当融合;对音乐批评观念的启示:对中国当代音乐发展的启示。

    王维(齐齐哈尔大学音乐学院教师):《魏晋士人乐论中的主体性特征研究——以王弼等士人乐论为例》。魏晋与晚明都处于中国历史的社会变迁时期,其历史特征主要体现为:政治无序、经济发展、思想活跃。这种无序的社会状态激发了士人们对于新的价值观念的强烈诉求。这种诉求也相应的体现在了他们的乐论思想当中。基于本人博士后工作报告,对王弼:“以无为本”、嵇康:“以无为用”、阮籍:“圣人作乐”、陶潜:“以无为心”四士乐论思想进行纵横比较。最终得到结论是以无为本的玄学思想由于没有为魏晋人士提供一个切实可靠的理论依据,因此建立在以无为本基础上的理论实际上只是对“有”的变相解读。这也使得魏晋人士的乐论无法真正超越汉儒以“有”为本位的逻辑论述。最终魏晋人士自身也在以“圣人精神”为主体的有限存在下一步步地走向虚无。

    施咏(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舌尖上的中国音乐中的味道——中国音乐审美中的味觉通感》。中西美学在对五官的等级以及对味觉在审美中的地位与重视程度,历来都有着较大的分歧。在以体验论为这些基础的中国美学中,对味觉“味觉感受性”一贯重视的传统则成为我国古代一定历史时期审美认识的特点。在人们的认识上,味的享受高于声、色之上,味与心、政关系密切。“味”并不仅仅是一个生理感觉范畴的概念,而是转向了审美心理意识。中国人对味感的重视是中华民族审美心理区别于其他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文章从中国音乐审美中味觉感知的传统:“三月不知肉味”说起,对戏曲中的味觉审美进行关照。进而研究味觉与主体音乐审美偏向的内在对应性,认为不同的味觉感会给人以不同的联想、回忆,具有一定的情感因素和表现性,与不同风格的音乐产生相应的联觉反应。最后提出了“审美心理学”与“心理美学”的不同。

    下半场雏燕论坛由韩锺恩(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主持。

    徐海东(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琴者心也”与“琴者禁也”辨析》。本文主要分四节进行讨论,第一节为“琴者心也”与《琴赋》、第二节为“琴者禁也”与《白虎通》、第三节为两个命题的内涵和联系、第四节为“琴者心也”的思想基础。第一节论述了《琴赋》所含五个问题包括:手与口的关系、心与吟的关系、丝竹肉的关系、有声之乐与无声之乐的尽言和尽意的问题。我认为“琴者心也”是其他论句的出发点。对于第二节的研究主要说明了《白虎通》的误引并证明其为神学化了的儒家思想。第三节主要探讨了阳明心学中的“心”与李贽之“心”的差别。认为,李贽的“心”指人的真实情感,阳明心学中的“心”主要是指道德准则。最后的结论是,李贽有关音乐的命题的共同核心是建立在“自然真实”思想基础之上的,是其为人、为学、为政的指导思想。这种思想来源于先秦孔子的儒家学说,是儒家学说中“仁”的思想在为人方面的体现,是儒家思想中的精髓。拓展问题有:“琴者心也”与禅宗心性的区别与联系是什么、“琴者心也”与古琴美学思想的联系是什么。

    周钟(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佛学观照下音乐哲学研究的可行性、现状与前景》。宗教与文化、佛教哲学与音乐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1、在可行性方面,我认为在音乐哲学美学研究中,东方哲学特别是中国古代哲学,既应是研究对象,其本身也具有学术研究的方法论意义。首先,宗教与文化的关系决定了必须要研究佛教音乐思想。第二,禅宗对中国音乐美学的深刻影响决定了必须要对佛禅哲学与音乐哲学进行联系研究。第三,佛学成熟而博大精深的哲学体系,为音乐哲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第四,音乐在某些核心问题上与佛、道两家牵扯更多。2、在研究现状方面目前已有许多研究从佛教、文学等方面涉及3、前景十分广阔,关于佛学中的很多细小思想还没有深入解读,可用很多方法进行研究。佛学关照的意义在于丰富了中国音乐哲学美学研究成果,特别是补充了佛教音乐哲学的某些空白。在西方音乐哲学话语体系之外,初步建构起一种东方独有的音乐哲学体系的雏形,丰富了音乐哲学基本问题的研究,为人们理解、研究音乐提供了一种新的观点。中国哲学作为方法论的登场,为音乐哲学研究尝试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思维逻辑、学术视界,为新的学术范式的出现提供了可能性。

    刘姝彤(上海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唢呐作为声音呈示及其外部环境交互性的美学意义》。有关唢呐的前人研究主要分为三个方面:有关器乐本身的研究(包括起源流传、乐器物质构成、乐队组成形式、吹奏技法与音调特征等等)、有关鼓吹乐形式(“初探式”的考略、吹奏特点的研究、地域性因素的热议)以及民间仪式音乐的研究。而我主要通过实地考察,认识到在不同的民俗情境、民俗事项中,唢呐的声音往往具有不同功能,代表不同意义。其声响与其生存环境融合一体。前期工作主要有采访唢呐手、对茂腔剧目《南京》十个片段进行记谱以及采访、采风。相关研究从2011年12月以茂腔、丧葬仪式音乐等不同角度入手,观察唢呐在其中的多重身份。本文即希望以唢呐的“声响”作为路径,并希望通过音乐学的介入进行理性作业与探索,从而进一步探究其植根于民间的交互性美学意义及外部环境中更深层次的美学意义。结论为:唢呐作为引导与提示者、作为情绪“渲染者”、做为表情“传递者”作为沟通仪式场域的“编织者”具有声音呈示的美学意义。而在外部环境交互性方面,由于唢呐演奏语境的不同所展现的美学意涵又有所不同。引申问题有如何将田野与学院进一步有机统一、如何面对灵活自如的唢呐“田野”叙事?

    张璇(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本科生):《“中立音”在广东汉乐丝弦乐中的审美意趣与存在意义》。以本科三年级论文为基础,并进行深入思索。“中立音”作为音律现象常被乐学、律学所关注,在一些地域音乐中是不可规避的方面如秦腔、潮州音乐、广东音乐等。但是对广东汉乐丝弦乐的研究几乎还未开始。本文中我将围绕中立音的两大特点:明确的指向性和不明确的演奏性,从具体形态和运用出发并结合王昌龄的“三境说”进行研究。首先研究了作为硬线、软线调式音阶变换的中立音之“物境”;其次对音高感、旋法以及轻重缓急的“情境”进行探究。最后通过演奏、嬗变、传承三方面对汉乐中立音中的“意境”进行总结。得出结论为,中立音在广东汉乐丝弦乐中具有“雅致清逸的格调风韵、雅和内敛的意蕴追求”的审美意趣。

    王虹霞(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乐记〉“感”范畴研究》。主要内容围绕心声异质与感、感字语义来源以及交感说的三种机制来进行论述。第一部分主要通过文献的梳理与举例来说明问题,搜索“感”在《乐记》中的位置并进行观察。第二部分感字语义来源主要是对“感”进行解字,针对“咸”的皆意与感义(结合甲骨文等文字)以及与“鹹”字之差进行论述。最后对物理感动、生理感动以及心理感动三种机制对交感说进行论述。

    赵文怡(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直白的含蓄——对解析古琴如何通过具体声音与器物表述抽象古典性的一次尝试性作业》。试图通过运用索绪尔的理论以及格式塔的“异质同构”(异质完型)的理论对古琴音乐声音传递之美学意义进行研究。从副标题的题解开始,首先对古典范式以及古典性进行了定义。继而运用索绪尔的理论提出了古琴音乐的三种能指:音响、琴器以及抽象概念的再次叙述与意象能指的导入。音响能指主要集中于音乐中无声部分的能指研究,器物能指针对“琴”本身出发,指出琴材、琴律与其他世间事物相通。最后所指的能指在经验中获得,在先验中完成。 因此从上述层面中可以得到两对“完型”即:有声与无声、虚象与实象(技法命名与联觉作用的雅号)的完型,以及道与器(人的道品与琴材)、含蓄与直白的完型。最后回到标题解,之所以直白是指:一直如此这般地呈现,不借助修辞,文人表述的自然状态。之所以含蓄是指:需要在一定经验前提和先验下实现。古琴音乐所要还原的不是原始世界,而是现实世界。是存在于文人意向中或者说经由文人眼光投射后呈现的世界以及经由文人理念整合后的世界。

    会议结束之前,学会会长韩锺恩作总结发言。就本次讨论情况,提出两个基本对象:一个是古典范式的音乐美学思想,一个是传统音乐的美学问题。并进一步提出以下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一、学科问题:如何从对象丛中提取与钩沉可分门别类的特定问题,尤其要关注具体实践,以凸显属感性的美学指向。二、方法问题:在多样性的前提考虑同一对象各自表述的可能性,尤其关注如何从方法论到本体论的进程。三、学科语言:寻求学科语言的目的,在于合式切入、圆满切中。四、学科整合:处理好学科本位与跨学科之间的关系。五、学科后备:依托学科建设平台,去共同引领学生潜入学术深水区,并坚定不移地依靠他们来打造学科梦之队。

    经学会与吉林艺术学院协商,2014音乐美学专题笔会预定2014.9在吉林长春举行,笔会由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发起,吉林艺术学院音乐学院主办,笔会主题:音乐理解与诠释。

    【附录】

    韩锺恩开幕辞

    谢谢主席!
    尊敬的南京艺术学院邹建平院长、刘伟冬副院长:
    尊敬的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秦效原书记、范晓峰副院长:
    尊敬的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研究所管建华所长:
    尊敬的南京艺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所刘承华副所长:
    尊敬的南京艺术学院学报常务副主编钱建明博士、副主编王晓俊博士:
    尊敬的全体与会代表:
    老师们、同学们:

    早上好!

    由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发起,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音乐学研究所、学报编辑部主办的2013音乐美学专题笔会,经过主办方的精心筹备,尤其在承办方众多师生员工的周密安排下,今天如期举行。在此,我仅代表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向会议表示热烈祝贺!向所有与会代表表示诚挚欢迎!向东道主特别是贵院音乐学院、音乐学研究所、学报编辑部全体教学研究人员、工作人员、学生志愿者表示衷心感谢!与此同时,也代表学会名誉会长、中央音乐学院于润洋教授,学会顾问、中央音乐学院张前教授、星海音乐学院赵宋光教授,学会常务理事、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炤教授,学会常务理事、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教授以及其他常务理事向大家表示亲切问候!

    本次笔会以中国古典音乐美学问题研究、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问题研究、以古琴及其他中国民族器乐为主的文人音乐、民间音乐研究命题进行讨论。同时,还有专门为青年学子特设雏燕论坛,并以艺术实践活动为载体展开相关学术问题讨论。

    众所周知,现代学科范式的音乐美学来自西方,但在中国,有悠久美学历史渊源的古典音乐思想、传统音乐观念及其论述古已有之,尤其是经过数代中国学者的整理诠释,已然呈现出独特的、可与西方体系相提并论的理论形态。其中,杨荫浏吕骥、宗白华、蒋孔阳、吉联抗、李纯一、郭乃安、李业道、茅原、吴毓清、蔡仲德、周畅、梁渡、李起敏、孙星群、李曙明、陇菲、王次炤、罗艺峰、龚妮丽、费邓洪、刘承华、修海林、王少明、管建华、萧梅、郭树荟、郑锦扬、杨和平、苗建华等等以及他们所培养的学生,都为此做出了各自的贡献。让我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藉此机会,受王次炤教授委托转告相关信息:从20世纪90年代中,他就开始关注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问题,并开设以中国传统音乐与传统音乐思想命题的研究生课程,相继发表论文多篇,2008开始招收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问题方向博士研究生,目前已有两人获得博士学位,最近,又申报了全国艺术学科重大课题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问题研究,获得通过。

    在中国,文人与民间泾渭分明、传统与现代大相径庭的现象比比皆是,一定程度上,几乎又成为具观念性的学界共识。但事实究竟如何呢?我认为,能否在消除不及的不同之误解的前提下,追询其之所以是的不同的不同?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并充分关注不同者之间的关系,通过文化、艺术、音乐、音乐学等多重关系,尤其在众多中国文人音乐程式与民间音乐习俗中钩沉古典范式的美学思想,考掘传统形态的审美特征,以寻求其属中国的共性。

    明清以降,中国音乐美学问题逐渐与具体的音乐实践紧密关联,为数不少的唱论、琴论很好地反映出古代中国人在发出艺术声音、文化声音过程中的独特创造力,其中,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充分关注一种带艺术风格、有审美趣味的发声器具的前提下,有效提取有限定之物物相及发出的具美形式的心物合一的声音。诚如阿德勒所言,这是一种基于原始美学规范想象组织起来的音响产品,我想,之所以原始的根由和底线,实质上,就是发自于人心中的声音。

    古琴在中国传统音乐及至中国文人传统中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一定程度上说,作为中国文化的象征,是举世公认的。与此同时,徐上瀛:《溪山琴况》通过文字描写与表述所给出的声况、情况、意况,同样可以看作是古代中国文人用美学方式对古琴音乐及其相应经验与理念的语言表达。仅就此而言,我个人认为,它至今依然是当代不及、西方不同的音乐美学重典,特别值得学界同仁去深入发掘与充分汲取。

    综观古今中外,有这样五种声音概念具范畴意义,在中国,感于物而动(《乐记》)、声无哀乐(《声无哀乐论》)、音意相合至和(《溪山琴况》);在西方,音乐是数的艺术(具形式自律性)、音乐是心的语言(具情感他律性)。我想,无论古今中外,我们今天所讨论的问题,总是离不开文化与艺术的关系、艺术与音乐的关系、音乐与音乐学的关系。关于文化问题,主要是具衍生性功能的音乐,即依附于日常生活可进行局部艺术观照的事项;关于艺术问题,主要是具原生性结构的音乐,即只供感性愉悦而存在的艺术音乐;关于美学问题,主要是音乐能否并如何成为人的情感的一种声音存在;关于哲学问题,将牵扯类似物自体、情本体、声常体、听元体等等to be问题(TMI:The Music Itself)。这些问题,究竟在高文化论域,还是在全文化范围,同样应该引起学界的高度关注。

    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管见,权当参考或者批判材料。

    我期待,各位与会代表能就此命题发表高见。

    让我们为本次笔会取得预期成效,为推进中国音乐美学学科建设和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工作共同努力。

    最后,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现在,请允许我代表中国音乐美学学会恭请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邹建平教授宣布会议开幕。

    2013.10.30
    写在沪西新梅公寓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鸟责任编辑:区鸟了一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热图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