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与埃斯库罗斯  

    复旦大学 张巍  

    瓦格纳在1849-50年间撰写的数篇文论阐发了关于歌剧作为“总体艺术作品”的观点,其中古希腊悲剧,尤其是埃斯库罗斯的《奥瑞斯泰亚》是重要的参照。我将从三个要素:神话、综合艺术、悲剧作为宗教组成部分略作考察。  

    神话方面,埃斯库罗斯和瓦格纳一样,将神话提到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规模,关乎众神和全宇宙。瓦格纳在指环中对众神塑造更与他钟爱的希腊神话相关,似乎是以奥林帕斯的众神系统重构了北欧的众神系统。宙斯相当于沃坦,宙斯妻赫拉与弗里卡也相似,她们都是掌管婚姻的女神,自己与丈夫的关系却并不和谐。弗莱娅对应于阿弗洛狄忒,洛格(火神兼诡计神)相当于普罗米修斯,地母艾达据说在北欧神话中并不存在,是瓦格纳直接借用希腊神话的地母盖亚。希腊神话中,宙斯重新分配了天界的秩序,《奥瑞斯泰亚》中,雅典娜组织了一个陪审团,这种新公民制度的产生是新秩序的保障。  

    作为综合艺术,瓦格纳也受悲剧影响巨大。首先,四联剧形式受到了《奥瑞斯泰亚》三部曲+撒提尔剧结构的启发。情节上有许多呼应的地方,比如《众神的黄昏》由三位预言女神开场,而《奥瑞斯泰亚》的最后一部剧《复仇女神》中,其开场也是预言女神,而且她们所编制的命运路线最后都被破坏。此外,在古希腊悲剧中,合唱所占据的地方恰恰就是瓦格纳在拜罗伊特设计的乐队所在的地方。  
    最后,拜罗伊特节日有很强的宗教观理念,创造了一套新的艺术宗教以对抗基督教,通过艺术手段可以给人造成精神上的转变。音乐最强烈的作用于人的精神,音乐作为一种宗教,会为人在过渡商业化、现实化的社会带来精神上的变革。  

    人声交响化——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中的合唱

    中国音乐学院 康啸  

    合唱是瓦格纳歌剧中重要的表现手段,不仅展现出完美的音响效果,揶揄戏剧内容紧密相连。瓦格纳对于合唱的看法是,歌手不是为了管弦乐队而歌唱,而是更高层次的悲剧,合唱队应从场景中出来全部回到人民中去,而使人物获得重生,应溶解到具体情节中去。我挑选《帕西法尔》中最重要的两幕合唱场景——圣殿场景以及魔法花园场景来说明。  

    圣殿合唱中,作曲家命名了三种音色:骑士(共同保护圣杯,男高和男低平均出现)、少年(女低+男高)和男童(女高+女低,最高层)。在音色的呈示上,骑士是同度或八度的齐唱;少年唱段半音化倾向很浓,三个声部,表现出救世主的神秘;男童的音色通透美妙。在音色的融合方面,少年和男童的融合,使人听不出是男性还是女性,他曾亲口说这种融合象征了没有性别的基督。音色的传递方面,从最低的骑士经由少年一层层往上传、达到男童的穹顶最高点,随后又依次传递下来,如是反复,与圣餐仪式的歌词配合在一起,象征救世主恩惠的传递,是神秘精神的互动。  

    魔法花园中合唱声部的写作,设计了30个鲜花少女。声部交融呼应,表现鲜花少女从恐慌到慢慢接近,到对帕西法尔有好感再到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别,重唱与合唱相结合,共12个声部,分成不同的组合,由不同的方向进入舞台造成多方位的声场,有的在制造恐慌,有的深陷其中,错综复杂相互呼应。  
    合唱的交响化既可看出瓦格纳对他钟爱的古希腊悲剧合唱的复兴意愿,又继承了德奥前人的传统,而这一切都紧密围绕在他的“乐剧”美学观周围。 

    爱情、婚姻、女性问题在瓦格纳戏剧中呈现的观念

    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杨九华  

    瓦格纳在他的戏剧中所描述的爱情故事,是他用戏剧来表达他的爱情观。可以说,他的一些戏剧作品就是他本身爱情理想的真实写照。瓦格纳医生爱恋过的对象有许多,我将以瓦格纳爱情生活经历作为铺垫,结合他在戏剧作品中所体现的婚姻、女性观进行阐述。  

    瓦格纳的爱情是悲观的,在他看来尘世间的爱侣不可能享受到爱情的欢乐,死亡是获得美好爱情的唯一途径,其戏剧中的情侣往往以悲剧结尾。《黎恩济》、《帕西法尔》、《罗恩格林》、《漂泊的荷兰人》、《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尼伯龙根指环》皆是如此。他经常提出的两个命题是:1)感官的性爱与精神之恋两者并不对立,往往和谐存在。齐格蒙德与齐格琳达的爱情就是写照;2)如何对肉欲感官之爱与精神之恋做出选择。《唐豪塞》中,男主人公在维纳斯和伊丽莎白之间的纠结选择反映出瓦格纳对这个问题的反思。  

    瓦格纳认为人性解放是获得真正爱情的一个重要方面,世俗婚姻常常是束缚人情感的枷锁,戏剧中,爱情理想和婚姻产生的冲突非常激烈,《罗恩格林》、《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尼伯龙根的指环》中齐格琳德与洪丁、沃坦与弗里卡的悲剧。瓦格纳在不同时期的歌剧中,对婚姻的批判随着他对生活的体验而层层推进。因此,他在爱情上是个悲观主义者,在婚姻中是个无政府主义者。  

    瓦格纳把女性看成能改变世界命运的重要力量,甚至超越男性力量的主宰。男性的贪婪因女性而起,而最终也要靠女性救赎。《汤豪瑟》、《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尼伯龙根的指环》(诱发阿尔布莱希偷指环的是莱茵河少女,阻止沃坦、拯救世界的是弗里卡,也是个女人,最后,又有布伦希尔德化解了所有的矛盾和背叛,也是她最终作为新世界的献祭者。)瓦格纳认为,一方面男人因女性而堕落,女性是使世界污浊、黑暗的根源,同时又是使世界重新得到净化的原动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银弦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