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全国音乐分析学学术研讨会主会场简述(五)

     

    时    间:2009年10月27日13:30—15:45

    地    点:上海音乐学院北楼报告厅

    事    项:首届全国音乐分析学学术研讨会(后半场)大会发言,15分钟/人

    主 持 人:李吉提教授

    综 述 人:朱宁宁

    摄    影:苏潇、王澍、李铮、陈沛、曲锐、季婕颖、崔晶

      

     

     

    (主持人李吉提教授)

     

     

        

    今天下午大会主会场的主要议题是音乐分析理论研究、教学及音乐分析学学科建设的相关问题,分别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美国阿肯瑟中央大学、天津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湖南师范大学的姚恒璐、Stefanie Dickinson、姚盛昌、陈鸿铎高佳佳张巍、曹家韵、吴春福等国内外音乐分析专家纷纷发言,表达了他们对音乐分析的核心、价值,途径、学科、课程及教材建设、教学等方面的看法,其探讨内容均涉及参会学者所非常关注的问题,为本次研讨会的核心议题——音乐分析学学科建设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和思路,会场学术气氛浓厚。

     

     

     

     

    1、中央音乐学院姚恒璐教授,发言题目为“结构分析——音乐分析学的核心价值”

     

       

    姚教授的发言包含了五个关键词:音乐分析学、结构分析、多重的分析途径、形态与现象分析、逻辑的论据,涉及五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分析观念、方法与实践结合的种种问题。他认为分析的属性是求证和解证的过程。其次,音乐分析与音乐创作是一个镜像中的两面。在作曲学科的内部,创作和分析应是结构和解构的关系。其三,形态的分析不能代替结构的分析。其四,以多重分析途径认识多元音乐风格。在分析中避免“唯方法”论和文字说教,以简要的图示代替繁琐的语言描述。其五,掌握分析的原则,得出逻辑的论据。

    姚教授认为,目前在音乐分析中存在四个不足——论文选题不当、音乐分析方法的匮乏和陈旧、音乐分析的目的性不明确、音乐分析信息的匮乏。音乐分析应当既在感官上具有美感价值,又在实证上具有逻辑的感召力。

     

    2、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音乐理论博士、美国阿肯瑟中央大学Stefanie Dickinson教授,发言题目为““中央终止式”的运用—李斯特晚期实验性作品调性模糊的创作之路”

     

     

    Stefanie Dickinson教授以《理查德·瓦格纳——威尼斯》(Richard Wagner—Venezia)等作品为对象,研究李斯特晚期作品中“中央终止式”的运用。她将李斯特的和声实验分为五种类型,以追溯李斯特在弱化调性上循序渐进的尝试和过程,分别用实例进行说明,其中中央终止式在Romance oubliée 和Via Crucis中扮演了弱化背景式和声功能的主要角色,《理查德·瓦格纳——威尼斯》成为能够保留调性痕迹的最后象征,而《灰云》(Nuages gris)则出现了中央终止式的派生形式。

    Stefanie Dickinson教授最后总结,中央终止式可实现两种彼此矛盾的意图:既侵蚀了调性,又在一定程度上维系了调性。这一现象在李斯特的实验性作品中频频多见,它通过一种作曲技法,联合不同的试验类型体现出一系列不同的姿态。

     

    3、天津音乐学院姚盛昌教授,发言题目为“神龙之首尾及其他”

     

     

     

    姚教授借用比喻来说明一些问题,涉及三点:第一,通过“瞎子摸象”和“神龙见首不见尾”比喻音乐分析的两个概念:还原性分析和创造性呈示。他认为,对分析者而言,还原性分析是最重要的,音乐分析时只要知道了作曲家所要解决的问题,便达到了还原。同时,要对艺术品进行创造性的阐释。

    第二,音乐是活的。没有这种活的因素,艺术就没有了生命力。他提出,活的东西如何在音乐分析中体现出来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问题。

    第三,龙的诞生源于解构和建构,音乐分析也是如此。创新基本建立在解构的基础上,勋伯格解构了不协和音的规律、调性、和弦结构,重新建构了12音作曲法,阿伦·福特解构了order ,把它变成了pitch-class 系统。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认为,解构并不是否定系统,而是寻找新的解释方向和存在的可能性,同样,理论的创新同样建立在解构和重新建构上。

     

    4、上海音乐学院陈鸿铎教授,发言题目为“再议“音乐分析学”的学科建设”

     

     

    陈教授首先谈到了音乐分析领域的现状,提出音乐分析者所面临的一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什么是音乐分析学?应建构一个怎样的音乐分析学体系构架?如何厘清各种分析概念之间的关系?他曾以“从“音乐分析”与“音乐学分析”到“音乐分析学”——“音乐分析学”学科建设刍议”一文讨论过该问题,本发言是在此文基础上的进一步议论,需要再议论的问题是:究竟何为“音乐分析学”?它应包括哪些具体内容?并分别从音乐分析学的学科概念、学科定位及体系架构、“音乐分析学”与“音乐分析” 和“音乐学分析”的关系等方面进行探讨。从学科概念系统厘清来说,陈教授认为音乐分析学应包含音乐分析的历史研究、音乐分析的实践范畴研究和音乐分析的方法论研究。他相信,通过大会的研讨,可对学科建设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5、中国音乐学院高佳佳教授,发言题目为“对基础课教学的一点思考”

     

     

    高教授认为,学科建设涉及到一个重要环节——课程建设。其中,首先涉及课程内容即教材建设问题,她以杨儒怀先生的《音乐的分析与创作》一书为例,阐述音乐分析教材所需要具备的特征和价值。她强调音乐分析应和创作实践紧密地结合起来,该书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突破了传统教学模式的思维定势,从创作实践视角研究创作与分析的紧密联系。然后,将构建完善学科体系的各部分对应教科书的四个部分:音乐的基本表现手段、发展音乐的基本手法、音乐语言的陈述结构和作品的曲式结构进行说明。

    高教授指出,这部著作在曲式结构的组合原则,结构功能发展逻辑、功能转换,音乐分析中的质量互变原则等方面的观点,对音乐分析学研究具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它不仅适用于传统音乐的分析,而且对现代音乐甚至是未来的音乐也有普遍的指导和参考性意义。

     

    6、上海音乐学院张巍教授,发言题目为“关于节奏研究中的若干问题:节奏技术的运用及其节奏分析的内容”

     

     

    张教授的发言旨在让专家们提纲挈领地了解他在节奏研究方面的一些观点,具体内容可见其著作《音乐节奏结构的形态与功能—节奏结构力与动力若干问题的研究》。

    主要谈三方面问题:第一,节奏分析在音乐分析中的重要性及其现状。普遍问题是,音乐分析者都把节奏看成是音乐的重要因素,但难以做深入研究,只是流于对形态的描述。第二、音乐创作实践中的节奏技术。张教授列出了13种常见的节奏技术,他指出其中的一些甚至成为作曲家的写作或风格标签。第三、节奏分析与理论研究应该关注的内容。包含对节奏技术构成的定性分析,对节奏组织特征或形态的分析,节奏结构的关联性分析,多维度的节奏分析,节奏结构对于作品结构力与动力方面所产生的影响,节奏与风格等。同时介绍了许多相关理论研究成果。上述发言,体现了张教授在节奏研究方面的独到见解和前沿学术成果。

      

    7、沈阳音乐学院曹家韵教授,发言题目为“关于音乐分析教学现状的思考”

     

     

    曹教授首先指出,此次大会与第二届曲式与作品分析学术研讨会相比,数量、质量上都有非常大幅度的提高。接着,他从三方面进行阐述:第一,教学重要性问题。据可靠消息,国家教育部将把艺术学科从文学学科中分离出去,使其上升到一级学科,从而音乐学科上升到二级学科,突显出音乐分析这一带有综合性质专业的重要地位。音乐分析的教学重要性也随之上升。

    第二,对音乐分析教学现状的看法。针对高佳佳教授前面提到的《音乐的分析与创作》一书进行补充:一是杨儒怀先生对传统动机的概念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二是作为杨教授在高考恢复后头一班的学生,曹教授至今保留了当时的油印讲义,它集中了杨教授的全部精力。他指出,经过老中青几代人十多年来的共同努力,音乐分析学学科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在教学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呼吁中国音乐分析学学会在教学工作方面予以更加重视,以促进事业的发展。

     

    8、湖南师范大学吴春福教授,发言题目为“关于在院校常规教学中融入音乐分析学理念的思考”

     

     

    吴教授首先提出了大会所给出的对于“音乐分析学”的定义,认为本次研讨会正式提出“音乐分析学”,是希望形成一种“集体有意识”,使音乐分析学科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从我国的现实情况看,音乐分析的实践活动主要集中在学者们的音乐分析研究工作和院校的音乐分析教学工作。“音乐分析学”的理念在教学环节的实现相对困难,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逐步积累和完善。他提出,在现阶段可做些尝试,在教学中逐步融入“音乐分析学”的理念。

    首先,可以利用“音乐分析学”的理念深化现行的常规音乐分析教学。其次,在“音乐分析学”开放性与包容性等相关理念的支撑下,逐步实现教学内容的延展。继而,可把曲式、作品分析或曲式与作品分析课程名称换成“音乐分析学”,以解决长期以来困扰我们的学科名称问题。他坚信乘此次会议的东风,音乐分析学科将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

     

    总体而言,诸位专家的发言,体现了他们在音乐分析学学科环境的现行背景下,作为理论研究者和教师,在长期理论和教学实践的过程中所得出的经验、体会以及产生的思考,为我们众音乐分析者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帮助和借鉴意义,也体现出他们高度的学术能力和深入的洞见力,正如李吉提教授最后所作的总结:这些国内中青年学科力量的骨干,或将要变成骨干力量的年轻学者,他们跟未来的关系更直接,不管是年轻学生还是老一辈学者,都会很关注并祝贺他们获得更大成就。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武文华责任编辑:admin